第56章 Chapter 56

    成为影帝私生女之后

    林小枣文

    事情的起因是有个初三学生在小卖部丟了手机, 该学生为了找回手机, 调取了小卖部的监控视频。

    点开拍到祁昱和钟杳的视频,更是意外。

    他们听住校的学生说去年初雪的时候,学校乐器室曾传来过钢琴曲的声音,自那以后, 初中部还流传过一阵“歌剧魅影”的鬼故事。

    几个人出于好奇,便顺手点开了去年初雪那天的监控,没想到还真给他们看见一对男女牵手一晃而过的画面

    于是,几个初中生手机也顾不上再找了, 立刻将这段画面拍了下来。

    当时飘着大雪,光线又暗,他们当然没认出上面的人是偷偷会面的祁昱和钟杳,而是当做灵异视频给发到学校贴吧了。

    哪有初雪夜在乐器室幽会弹琴这么浪漫的鬼,视频越流传越广, 最后从贴吧流传到各个社交平台。而看见的人一多起来, 视频里的秘密自然也就藏不住了。

    视频画面是,少年一手提礼物盒, 一手牵少女一闪而过,总共加起来也不过几秒钟。

    却还是被鱼姐姐们的显微镜眼神,给逐一放大破解

    这个男生怎么那么像祁昱

    卧槽, 看黑色大衣的衣摆,真和祁昱那天站台的一模一样

    靠还有手上的戒指啊看那个戒指, 再对比那天拿话筒的那张图, 款式和食指的位置全都能对上

    大家快去看那个夜跑晒照的, 就在桃李初中部外面拍的,背景里那个车的车牌也他妈对上了

    细节越扒越多,视频中的男生基本已经锤死是祁昱,自然而然,被他牵着的女生的每个细节都不会被放过。

    钟杳的羽绒服和围巾,包括她初雪夜那晚轰动女生宿舍的礼物,几乎都能和视频中完美对上。

    原本的灵异视频,霎时就变成了如果你知道男女主现实恋爱的石锤。

    当晚,祁昱钟杳初雪约会的词条,超过了靳川昏迷一步步往上升,最后久违地制造了“爆”掉的热搜。

    微博难得地又崩掉了

    我的天,让我来说我知道祁昱送了什么礼物,是暗藏惊喜的彩妆圣诞日历盒阿玛尼的盒身,第一天拆出迪奥唇膏,第二天拆出香奈儿香水,后面每天品牌和单品没重复的当时我们半栋楼的女生都去围观拆盒了,请大家品一品。

    热评第一是真的吗我操我搞到真的了

    先不说爱豆能不能恋爱,早恋到底对不对,但我必须得大声喊祁昱也过分会撩了

    最新消息祁昱初中不是被一个女生推进学校湖里吗,桃李的学生说那个人就是钟杳,是祁昱先动手拿篮球砸她的orz

    行,如果你知道的电影票我买还不行吗小情侣公费恋爱,本c狗怎么能不前去支持

    晕了,听说那天钟杳还装病请假去的,初雪逃课约会,祁昱不仅送礼物还在乐器室弹钢琴给女孩听我好酸,并且酸完还打算垂直入坑,这么甜谁顶得住

    荧幕情侣其实现在中也在一起,还是小年轻纯洁能找到一点共鸣的校园爱情,路人大呼“鱼姐姐家房子塌了”。

    于是,在路人们狂欢的时候,鱼姐姐们也团结一致,集中火力控评否认

    怎么,你们都在现场,亲眼看见他们送礼物弹钢琴谈恋爱了

    发布会后就有人说过两人因为误会成为朋友,都是十几岁的小朋友,说什么恋爱不恋爱的。

    作为女孩子能不能脸皮不要这么厚去年初雪送的礼物,这马上都三月桃花开了,拿出来营销炒热度有意思吗

    朋友之间互赠礼物罢了,和当初带她远离狗仔一个道理。

    捆绑未成年人炒c的死了。

    鱼姐姐四处解释,和站c的人撕得腥风血雨。

    当祁昱看见满屏的混战时,不禁眼前一黑。他看了看时间,恰是上课时分,他不敢去打扰钟杳,先给唐一鸣发了消息,让他等会下课去看看情况。

    谁料

    唐一鸣还没回复他,倒是班主任的电话突然闪了过来。

    祁昱头一疼,却不得不摁下接听键“杨老师,您好。”

    “祁昱同学,你应该知道老师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吧”杨源严厉地对他说,“早恋是绝对不允许的,无论是尖子生还是明星都不被允许,你到底有没有和钟杳在谈恋爱”

    祁昱他倒是想。

    这还没成功,就已经开始要被全世界劝退了。

    “没有,绝对没有。”祁昱立刻解释,“杨老师,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您能保证完全保密吗,如果可以我就跟您解释。”

    杨源狐疑,警告他“少拿明星那套糊弄老师,让你解释个早恋能有什么秘密”

    祁昱却很坚持“那您先答应我。”

    杨源“行,我以我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生涯起誓,绝对保密行了吧。”

    然后祁昱才说“杨老师,钟杳是靳川的女儿,我爸爸和她爸爸是很好的朋友。我从初二开始,就和她说好下雪的时候互送礼物了,我们确实只是好朋友。”

    钟杳的学籍档案,只有学校的一些领导以及她的历届班主任知道,所以杨源听完直接都懵了。

    “哈”他不可置信地反问,“是最近出事故那个靳川吗”

    祁昱的声音突然就低了许多“是。我也以我的职业生涯保证,我和钟杳真的没有在早恋。”

    二班班主任杨源得到了始料未及的答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沉默许久才道“行,我会去找超前班潘老师沟通这件事。人钟杳同学家里刚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好好让你的团队商量下,既然没有谈恋爱还是朋友,不要再让人家女孩子平白受到网络暴力知道吗”

    听着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话,祁昱的心愈发浮躁。

    他当然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他们的确没在一起,这次的事当然会澄清。

    只是,如何将对她的影响降到最低,是个大问题。

    钟杳这段时间已经如此煎熬,却还要因为他的缘故再受到网友指摘,这令祁昱感到懊恼和自责。

    他因为她的一句“你站在台上的时候像星星,会放光”,改变主意主动向前,他的人气和口碑在上升,但他从没想过,这些因她得来的东西最后会变成伤害她的利器。

    有时候,祁昱甚至感到,她真的有些像宋书词,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但他不想做余燃。

    她这样好的人,不该总在奉献,他想要做保护她的那个人。

    在祁昱被班主任电话约谈的同时,钟杳也被班主任潘高峰叫到了办公室。

    钟杳是个好学生,遵纪守规名列前茅,最近家里又出了这样的事,潘高峰本来不想再给她压力。可转念一想,越是这样的年纪和这样的时刻,人就越容易走偏。

    思来想去,潘高峰还是决定找她聊一聊。

    “钟杳同学,”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亲和,“老师今天找你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聊聊天,谈谈心。”

    不知怎么,钟杳就想起了自己初中考倒数第一那次,蒋科学也是这般温和,然后建议她留级。

    她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却还是在班主任对面坐下。

    “潘老师,你想聊什么事”她问。

    潘高峰便直说了“老师知道你最近可能走得有些辛苦,但老师想告诉你,人只有在走上坡路的时候才会觉得艰难。钟杳同学,不要因为生活中的挫折蒙蔽了双眼,你需要坚定自己的人生信念,总有一天你会再见到彩虹。”

    班主任弯弯绕绕的说了一堆类似“好句摘抄”的话,钟杳隐约听出他在安慰自己,似乎也在告诫着自己什么。

    “谢谢潘老师。”她说,“我是挺难过的,但我还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我会继续等。”

    等到靳川醒来为止。

    看起来学生似乎并没有听明白他在提醒什么。

    潘高峰抓抓脑袋,思忖片刻又道“老师相信你会熬过去,但是钟杳同学,还是那句话,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高中生做好学习这件事,将来上了大学才能有更多的选择,不要为了别的事分心。比如拍戏,也比如青春期的荷尔蒙萌动。”

    拍戏进娱乐圈钟杳还可以理解,但是,她疑惑地问“潘老师,您为什么突然提青春期的荷尔蒙萌动”

    终于点到正题,潘高峰略激动地说“青春期的孩子,因为荷尔蒙的缘故对异性产生好奇,萌生类似于喜欢的感觉很正常。但是人要懂得克制自己,钟杳,你是个好孩子,不要学早恋叛逆那一套。大明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比他们更优秀,将来你会遇到更优秀的人”

    钟杳更迷茫了“潘老师,我没有早恋啊,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潘高峰将话题饶了九曲十八弯,总算是绕到了她和祁昱的绯闻之上。

    这件事发生时正在上课,钟杳看起来是在认真听课所以才不知道,果然还是个坚强的好孩子啊思及此,他不禁又放心了几分。

    “是这样的,钟杳同学。”潘高峰这才将视频点开给她看,“去年十二月份你骗老师说不舒服,结果被拍到和祁昱同学悄悄见面。老师相信你不是有意撒谎的,但你应不应该,给老师解释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头到尾,班主任的态度都堪称温和。

    钟杳看到去年初雪逃课,结果被拍到的视频,脸上登时辣的。连潘老师都有视频了,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件事。

    本来就消沉的心情,登时又添上了惭愧和浮躁。

    “对不起潘老师,我说谎了。”钟杳不再隐瞒,老实交代,“我那天确实去见祁昱了,但我没有在和他早恋。”

    就只是她单方面的喜欢他而已。

    “那你为什么逃课去见他”潘高峰问。

    钟杳抿唇,顿了顿,还是说了实话“我和祁昱初中就认识了,我们约好下雪天要送礼物,上了高中其实很难能见一面所以我就说谎了。对不起潘老师,是我做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说谎,也不会再逃课了。但请您相信我,我们真的没有在谈恋爱,就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女孩的声音越说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潘高峰都几十岁的人了,哪能还不明白,青春期小孩走得近互相有约定太正常不过,但确实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说出喜欢。

    他本意也是了解真实情况,而非兴师问罪,学生都交代了,他便没有再追问。

    “老师相信你。”潘高峰说,“这些都是青春期会出现的问题,既然没早恋,就和朋友商量下解决办法就可以了。老师还是那句话,坚持自我,好好学习,明白了吗”

    钟杳垂目点点头。

    响鼓不用重锤,潘高峰最后说“那就这样,你回去上课吧,有任何问题随时找老师帮忙。”

    钟杳再回到班里,已经是下课时分,同学们看她的目光果然又多了几分探究。

    只有虞红豆问她“杳杳,潘老师找你什么事,又是为了拍戏的事吗”

    她微笑着摇摇头,垂目看书,什么也没有说。

    从靳川持续昏迷开始,钟杳心里就像悬着块巨石,现在,这块石头更重也往下压得更低。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块石头就会重重砸在心脏之上。

    钟杳不敢去看网上都怎么说她和祁昱,也不想听同学们又是怎样议论,她只能看更多书做更多题目来转移注意力。

    但有时候,即便你不听不看,最后也依旧会知晓一切。

    因为要每天去医院看靳川,钟杳这学期便放弃了住校,甚至连晚自修也暂时放弃了。

    她每天的晚自修,都是在医院病房完成的。

    这天,因为绯闻的曝光,钟杳估计会有媒体来学校蹲守,便特意留到了晚上。

    最后一节晚自习前,她收拾书包悄悄离开教室,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

    然而当钟杳走到校门口,她还是被一盏盏闪光灯晃花了眼,她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眼睛。

    “钟杳,请问你真的在和祁昱早恋吗可以回应下绯闻吗”

    “钟杳同学,你今天提前离开,是接下来有什么行程安排吗”

    “爆料说其实是祁昱替你拿到了宋书词这个角色,是真的吗”

    钟杳被佘芮派来的保镖护着往轿车里走时,一个个问题,像一颗颗石子朝她砸过来。

    从没有哪刻,她像现在这般讨厌过人声。

    直到钟杳已经坐在黑色轿车里,那些尖利的疑问声都仿佛还在耳边,挥之不去。

    她出神的看向窗外,除了不断倒退的夜景,还有穷追不舍的狗仔。侧后方的车追得很紧,有一股不挖出她今晚去哪儿誓不罢休的气势。

    钟杳忽然苦笑。

    她好像能体会和祁昱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心情,似乎也能明白,为何靳川和佘芮当初恨不能将自己藏起来的原因。

    此刻,不过是和好朋友的早恋绯闻,她就被追踪至此。不难想象和靳川的关系爆出来后,又将是怎样的荒唐。

    而且她现在的心境和当初刚来北京时何其相似,一次痛失母亲,一次父亲生死未卜。唯一不同的,或许是她现在拥有了一些,从前不曾拥有的盔甲。比如一颗更坚强的心,比如好多会站在她身边的朋友。

    时至今日钟杳才明白,或许靳川当初也没有她想的那样坏。

    他固然有错,做得也不够好,可或许,他并没想过要将她推开。他不想让她曝光,可能只是想给她更多自由成长的时间,而非将她视作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那他和妈妈,会不会也是迫于现实的无奈而分开呢就像她那天和倪子墨一样,被拥挤的人潮,被刺耳的声音,被黑洞洞的摄像头无情地隔开。

    钟杳越想越难受,她突然很想快点见到靳川,即便他还是残忍的闭着眼,但就是很想见他一面。

    有了期待,一颗心就焦灼起来。

    她眼看着司机为了甩掉后面的尾巴,大街小巷地拐了一道又一道,她中间甚至换乘了两辆车,连衣服都换了两套。

    钟杳感觉像绕了半个北京那么久,她才终于避开媒体来到医院。

    或许是想通了一些事情,她总觉得今夜是不同的,步伐越来越快就好像有什么惊喜等待着。

    然而,来到病房才恍然,原来一切惊喜都不过是自己美好的期待与幻想罢了。

    靳川依旧安静闭眼昏睡着。

    钟杳和先前一样,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下,就静静看着他。

    分明从转院回来那天,她就告诉自己,不要悲伤不要着急,就继续等好了。

    就和十四岁那年,等到了靳川出现一样,她总能等到他醒过来。

    但钟杳不知怎么了,今晚心情尤为压抑。

    她又忍不住对病床上的靳川倾诉

    “你还不醒吗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对不起,我之前好像误会你了,你没有我想的那么坏。但是,你能不能快点醒过来告诉我,你当初到底为什么会跟我和妈妈分开”

    “我以前自以为是,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但我现在想和你聊一聊了。”

    “但,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回应她的始终只有寂静。

    钟杳明明已经和自己说好不再为此哭泣,要坚强,可今夜的风似乎有点太大,迷了她的眼。

    “我去年初雪犯错了,我逃课去见了祁昱,现在我和他见面的视频被传得到处都是。”

    “有好多的记者来堵我,你是不是也和大家一样,觉得我现在应该已经习惯了,不害怕了”

    “可是,其实不是的。”

    女孩声音哽咽,将头埋在父亲的手背上,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在他手上。

    她一边垂泪一边说

    “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并不是一个勇敢的女孩。”

    “如果你再不醒来,过不久,别人又发现我和你的秘密,要怎么办”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害怕”

    “不是说好要骄傲的,把我介绍给大家吗你一直睡,谁来保护我呢”

    “你应该,也是想要保护我的对不对”

    钟杳想起在云水镇那天,靳川明明被认出来,听见她说她宁愿他死了,却还是撑伞回来找自己的场景;想起他替自己买玩偶买蛋糕替她做长寿面,买下杂志页上明明被她删掉的衣服裙子;想起他坦然骄傲地和朋友介绍,说她是他亲生的小姑娘

    过去的画面一帧帧在脑中闪过,连日的压抑冲破了可以承受的底线,眼泪决堤,她趴在病床上却始终没有哭出声音。

    额头下的手动了动,女孩因为沉浸在悲痛之中,并没有发觉。

    直到那宽厚的手掌翻转一个面,僵硬笨拙地去拭她脸上的眼泪,她才察觉到异样,猛地抬起了头。

    泪眼朦胧中,钟杳看见靳川关切的眼。

    他对她虚弱的笑,声音嘶哑“抱歉杳杳,爸爸来晚了。”

    十几天了,钟杳终于放声哭出来。

    她扑进靳川的怀里,在哭也在笑,她说“爸爸,欢迎回来。”

    靳川出事的时候,恰好威压吊得很高,坠落的瞬间,他根本来不及想任何。

    一阵剧痛之后,他便立刻昏了过去。

    后来,他的意识便一直陷入混沌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感到外界的所有都离自己越来越远。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靳川总能断断续续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和他说话。

    听起来是个小女孩,今天告诉他,她最讨厌等人,因为等待的过程太煎熬了;明天给他讲,她妈妈和爸爸的故事,说她可能误会她爸爸了,他爸爸好像也不一定真想抛弃她们母女;再后来,她又说拍戏的事,她说拍戏的时候感觉离爸爸特别近,她其实特别喜欢演戏。

    靳川觉得,应该是个可爱又多愁善感,惹人心疼的小姑娘。

    很多次,他都想睁开眼,安慰这个小姑娘两句,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感觉就像被噩梦魇住,你努力想醒过来却始终有心无力,甚至你都能模糊感觉到周遭的情况,却就是无法清醒。

    这天,女孩又来了。

    她讲了一点自己犯的小错误,说她感到很害怕,然后就开始哭。

    其实她以前也哭,但这次却哭得一点声音也没有,眼泪一滴滴砸在他手背上像滚烫的热水滴落,令他的心脏也微微刺痛。

    就好像他根本没看见这个小姑娘,却能真切感受到她的压抑克制和悲痛。

    靳川总觉得记忆中,也曾有谁哭得这般无助又绝望,他下意识地想抬手去替她擦眼泪。

    依旧很费劲,但这一次,他居然真的成功了

    或许是太久没活动,手指头动的时候,仿若机器人般发僵。他干脆将整个手掌从小姑娘额头下抽走,然后翻了个面,胡乱替她拭去眼泪。

    倏地

    手边一空,靳川疑惑睁眼,然后他看见了小姑娘惊喜又不可置信的在掉金豆豆。

    他微顿,只一瞬,便明白了先前那些倾诉究竟出自于谁口。

    靳川胸中翻涌,心疼又庆幸。

    这段时间,小孩应该替他担忧得太多,于是他尽量露出笑容。

    他向她道歉“抱歉杳杳,爸爸来晚了。”

    而钟杳第一次主动地扑上来,抱住了他。

    猝不及防地,女儿又哭又笑对他说“爸爸,欢迎回来。”

    久违地,靳川在戏外湿了眼眶,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安慰小姑娘。

    但喉咙刺痛,而他的确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小孩是如何煎熬地度过这些痛苦的时日。

    他欠她太多太多,并非几句安慰所能弥补。

    靳川听到女儿的哭声越来越大,偶尔还庆幸地傻笑,那种悲喜交加的声音让他的心也在发痛。

    他的眼泪到底是没忍住,他开始庆幸和感谢,命运最终将小孩送到了自己身边。

    “杳杳,对不起。”他忍住情绪,轻轻拍女儿的背安慰她,向她承诺,“爸爸以后不会再让你等了,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好差劲的家长。”

    原来医生说的是真的,他真的都听见了。

    钟杳积压了将近半月的压抑情绪,终于全部在此刻,以眼泪释放。

    少女的哭泣声不小,外面的医生还以为是病人出了什么状况,赶紧一个个地冲进病房。

    然后就见昏睡了小半个月的影帝,居然奇迹般地醒了,医生护士们齐齐松气。然后看着这对相拥哭泣的父女,也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些天,小姑娘天天来医院写作业,写完就和她爸爸说话,也不管他是否能听见。

    晚上也不去床上睡,就固执地坐在病床边,等着一个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人,也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起初护士们还震惊八卦下这惊天秘密,到后来看她一天天的坚持和昏睡的影帝说话,他们根本就不忍心再去议论小姑娘的是非。

    如今,奇迹降临,他们都真心替这对父女高兴。

    当然

    “杳杳,虽然姐姐知道你很开心很激动很感动,但还是麻烦你先让一让。”护士们还是必须得先残忍地把小姑娘扒拉开。

    主治医生走过来解释“叔叔现在得先替你爸爸检查下,确定没事了,你们俩再慢慢絮叨好吗”

    钟杳一回头,发现半个屋子都站着人,而她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突然挺难为情的。

    她终于松开靳川,乖乖的点头,退到一边悄悄擦掉眼泪。

    看见一群医生将他团团围住,她突然又有点紧张,担心他即便醒来又会发生什么新的问题。

    钟杳暗自祈祷着,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了,她看见主治医生露出笑容,才突然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太好了,虽然命运曲折坎坷,但她多数时候似乎都还是幸运的。

    确认靳川已无大碍,之后就只需静养摔伤的腿就行了,医生和护士们陆陆续续退出了病房,将时间交给重聚的父女。

    “杳杳,来。”靳川靠床坐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钟杳坐过去,情绪已经平复泰半,她还红着眼,不太自然地问“你没有哪里不舒服了吧”

    靳川微笑“我很好。”然后他说“不是想知道我和妈妈的故事吗,我现在讲给你听行不行”

    钟杳微微一怔,点了头。

    “我和你妈妈是18岁相识的”

    那时,靳川刚上大学,钟晚在学校外面的餐馆做服务员。她生得美,人也温柔,他们学校很多学生都特意去那里吃饭。

    靳川也不例外。

    那个时候,克制的人格外克制,放浪的人学做古惑仔。

    钟晚有次点菜时遇到了轻浮的人,恰好靳川那天和同学在店里吃饭,那伙人嘴太脏,几个血气方刚的大学生路见不平大干一架。

    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靳川出生平凡家庭,不富裕也没怎么吃过苦,钟晚孑然一身,在老家孤苦无依才选择北漂过来打工。

    这样的女孩总是格外惹人怜爱,一开始是钟晚感谢靳川的路见不平,后来是靳川送温暖。

    一来二去,情愫暗生。

    也是这一年,靳川父母车祸遇难,性情大变叛逆失学,而体会过痛失过双亲的钟晚始终陪在他身边。

    是钟晚将他拉回了正途。

    19岁的靳川重新振作,发誓要靠自己的本事,让钟晚和自己过上好日子。

    他听同学说剧组赚钱,开始去剧组趴活,除了演戏他什么活都学着做。送给钟晚的520块钱,便是19岁时他拿到的第一笔工资。

    上天给他苦难却也待他不薄,正因为他在剧组趴活,才偶然被导演看中去演了个英烈。

    他是个新人,还挤掉了别人的位置,剧组的生活很不好过。

    那时,剧组又不允许探班,钟晚怕他坚持不下去,偷偷跑过来往他旅店的门缝塞鼓励的信给他。为防他被人抓住小辫子,都忍住了没在剧组见他。

    靳川运气很好,导演说他有天赋,说可以给他介绍经纪公司,问他愿不愿意进娱乐圈试试看。

    钟晚一如既往地鼓励他,让他尽管去闯。

    他的人生从此好像开了挂,入行不过一年拿到个民国戏男二的本子一炮而红,他的梦想成真了,同时他与钟晚见面的时间也不可避免地急剧减少。

    但因为钟晚的温柔解人,他们的感情其实很好,连争吵都很少。

    她总是理解他的,所以最后主动说分手的人也是她。

    被分手那天,靳川远在千里之外,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以为是最近工作太忙忽视了钟晚,要她等等自己,等他回去见她一面再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却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人去楼空。

    靳川那时是深爱钟晚的,是她将他从深渊拉出来,他虽然在娱乐圈风生水起,但他那时所有的未来规划都与她有关。

    而她走得决绝干脆,连一个挽回的余地都没给。

    靳川找遍了北京,甚至还去钟晚的老家看过,却一无所获,他感觉像是又被亲人抛弃。

    那是他人生的又一个灰暗时刻。

    这么多年以来,靳川一直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直到钟杳的出现。

    他都明白了。

    钟晚向来聪慧,早已预料到伴随着他越来越红,他们可能会经历些什么。她在他事业上升关键期怀孕了,她不想让他做选择,不想做他的负累,她主动选择了放手。

    可能钟晚是有些自私和懦弱,但入行这么多年,连靳川自己也很难保证他们的爱情永不会被现实和距离击垮。

    他能够理解她,比起一份有裂痕的爱情,她宁愿让它停在最美好的时候。

    钟晚当初又是怎样犹豫纠结,最终选择留下了钟杳,靳川不得而知。

    但他们的女儿,才是受伤最深的人,因为小孩无从选择。

    他们是彼此的初恋,再难忘记,也终将败给时间。

    十几年过去,伤痛和遗憾被渐渐抚平,连那袭白裙也逐渐变得模糊。

    是钟杳的出现,又勾起那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耿耿于怀,或许,这就是最初得知有女儿时浑身排斥的原因吧。

    但其实他早就在和小姑娘的相处中改变看法,只不过初为人父,还是直接面对一个已经有了自我的十四岁小女孩,也难免会不够周到。

    他确实不懂得,该如何去养女儿。

    靳川很庆幸,将钟杳接到了身边,能够再拥有一个弥补的机会。

    钟晚忠于浪漫的选择,留下的不是麻烦,而是赐他礼物。

    钟杳听完父母的故事后,整个人都懵掉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靳川被娱乐圈的名利晃花了眼,所以才狠心抛弃了她们母女。因此,她坚持认为靳川是个负心爸爸,从不愿对他敞开心扉。

    直到靳川出事这段时间,她自己真切体会过娱乐圈生活后,才开始猜测是否另有隐情,猜测他和妈妈是否因为无奈而分开。

    但钟杳怎么都没料到,居然是妈妈不声不响地选择了主动放弃,还走得这样干脆利落。

    原来,并非是靳川不愿意来找她们,而是他根本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站在他的立场上,其实也是被放弃掉的那个吧。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钟杳心情复杂的问,“沈青青那次,你其实就可以告诉我的。”

    如果他那时说了,可能她也早就释怀,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靳川一如既往,伸手揉揉她脑袋“都是过去的事了,把握当下更重要。而且,”他顿了顿,又说“你也要理解你妈妈,或许,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钟杳一愣。

    是啊,如今所有的一切局面都源于妈妈的选择。

    沈青青偷走手机那次,她正陷在弄丢与妈妈有关的记忆的懊悔情绪中,倘若那时知道是妈妈主动选择了离开,而靳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或许她未必能够做到理解妈妈。

    然而钟杳又是绝不能也不会怨恨妈妈的。

    或许于无从选择的她而言,妈妈那样做是有些自私,可也是妈妈将她带来这世界,十几年来,妈妈对她的爱也是真的。

    靳川说得对,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一切已成定局,如今再去追溯对错已无意义。

    钟杳仰头,对着男人弯眼“你说得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从前是妈妈保护我,那么从现在起就由爸爸继续保护我吧”

    末了,她还补充“你这次不可以再食言了哦。”

    靳川低低一笑“行,爸爸先替你解决和小男朋友的绯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