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8

    成为影帝私生女之后

    林小枣文

    钟杳一个人在厨房捣鼓了将近两个小时, 才终于端着一盘饺子和两碗汤圆出来。

    看得出是生手,一个饺子一个样, 有几个汤圆的馅儿都煮了出来, 让人想起小朋友手工课的作品。

    靳川发现,小姑娘把煮漏馅儿的几乎都盛到了她自己的碗里。

    “小萝卜头,你那碗汤圆的颜色好看,可以和我换吗”他说着就伸手要去拿。

    钟杳却颇为激动地将其护住“不行”

    她对上他的目光, 立刻移开眼,似乎有点不敢直视他“我喜欢露馅儿的大汤圆,我是故意煮成这样的。”

    靳川以为小孩只是脸皮薄, 不愿意被他看到失败的作品, 也就又随她去了。

    “行。”他起身端起饺子往客厅走,“春晚马上开始了, 今天可以不讲规矩,我们到客厅茶几去吃。”

    “好哦。”小姑娘捧着汤圆克制走在身后,她轻快的脚步却暴露心中雀跃。

    电视里三个帅气的哥哥正在演唱,听说他们人气超高,孙十五和贺伶俐最近每天都在为他们尖叫。

    但钟杳却无心去看,她频频盯向靳川,好像期盼着什么。

    靳川当然认为,小姑娘是在等自己夸她的手艺。

    他吸一口气,做好了心里准备,先去尝一口饺子。却没想到,虽然卖相差了点, 但味道竟意外的不错。肯定比不上专业饺子店的,但比某些浑水摸鱼的外卖店好吃多了。

    “可以啊,”靳川扬眉,毫不吝惜夸赞,“看不出我家小萝卜头这么厉害。”

    钟杳骄傲的笑“那当然,我妈妈包的饺子最好吃了,我是跟她学的,就也不赖。”

    她顿了顿,好像终于忍不住了,催促他“那你要再尝一口汤圆吗”

    靳川又端起汤圆碗。

    白白胖胖的团子入口,软糯香甜,也不知道小小少女是怎么办到的。

    他正要再夸,突然牙齿一咯,像是咬到了什么硬东西。

    靳川以为是小孩粗心包错了什么东西进去,不动声色抽一张纸,打算吐出来假装不知道算了。

    却没想到,钟杳眼睛一亮,放下碗筷突然问他“你吃到了对不对”

    嗯

    看起来倒像是故意的

    靳川用纸巾柔柔,展开,然后他发现那东西是一枚硬币。

    这时,小姑娘脸上的笑更天真了几分。

    她告诉他“在汤圆里选几个包硬币是我们云水镇的习俗,吃到硬币汤圆的人会很幸运,新的一年所有愿望都会实现。”

    靳川看看小孩,又看看掌心纸上的硬币,忽然无比庆幸做了对的决定。

    他放下硬币,问小姑娘“你包了几颗硬币”

    钟杳比了个二“两个。”

    顿了顿,她补充“我觉得另一个肯定在我碗里,我是个幸运的女生。”

    看来,汤圆煮漏馅儿的答案找到了。

    这一刻,靳川开始理解那位女儿奴朋友了。

    他侧身从沙发里拿出个红包递给小姑娘“幸运的小萝卜头,新年快乐。”

    靳川给钟杳打过好好多次钱,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差不多六位数了,但此时此刻,却才是她最开心的一次。

    虽然从前妈妈都是将压岁钱放在她枕头下,说这样才会平安喜乐,可钟杳觉得靳川这样也不错。

    她弯着眼睛接过来“谢谢你,新年快乐。”

    这晚,一大一小两个人终于没有再吃完饭就躲进房间,他们默契地留在了客厅看春晚。

    靳川手机关了声音,却依旧震动不断。

    钟杳一边回复朋友的新年祝福,一边歪头问他“你不回复朋友的信息吗”

    靳川看手机一眼,说“等你长大了你就会知道,有些消息不用回复。”

    钟杳却严肃纠正他“可是这样很不礼貌。”

    靳川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群发短信的事,沉吟片刻,干脆把手机拿了起来。

    “是不礼貌,你别学我。”说完他破天荒的翻起群发祝福短信。

    翻着翻着,他就看见了佘芮发来的消息。

    怎么回事,詹导刚和我说你拒演了这个角色你都等多少年了,就这样拒绝了

    靳川,你知不知道会错过什么

    作为经纪人和老朋友,佘芮当然也知道靳川的执念,所以她完全无法理解他的决定。

    其实以他的性,这部戏根本不必犹豫就该接。

    毕竟,未来还长,他总不能因为小姑娘就永远不拍戏了。

    靳川也猜到她会是怎样的反应,本打算过完新年再告诉她,没想到詹导立刻就找了佘芮。

    他也并非草率拒绝,正因未来还长,他认为也没必要一定要选这个节骨眼进组。

    将小姑娘接过来的这几个月,靳川每个月都在跑通告,在家时间屈指可数。

    小孩来北京的第一个新年,他总得多顾着点。

    这夜的宁静忽然就被打破。

    靳川微微叹气,起身对小姑娘说“我上楼打个电话,等会再下来。”

    钟杳点点头,没有多想。

    但没想到,靳川的这个电话打得有点儿久,久到钟杳被电视上的戏剧表演给放倒睡着都还没下来。

    直到手机闹钟突兀响起,她迷迷糊糊睁眼,发现靳川正拿起她的手机。

    或许是因手机是妈妈买给她的,或许是手机里现在藏住了太多的小秘密。

    钟杳一个鲤鱼打挺,本能地将手机抢了过来。

    她感觉到自己的反应可能有点过度,尴尬地说“不可以随便拿别人的手机。”

    靳川微怔,解释“我只是想关掉闹钟,放心,我尊重小朋友的。”

    他顿了顿又道“小萝卜头,你想不想换新手机”

    怕小姑娘难为情,他补充“我最近接了个手机代言,免费送。”

    他不是个细心的人。

    钟杳过来好几个月了,他刚才拿起她的手机才发现,她的手机款式已经很旧了。

    他认为,没有小姑娘不想要新款的好看的手机。

    却见钟杳摇摇头“不用换,这个手机是妈妈买给我的,我很喜欢。”

    靳川怔忪。

    他突然有种感觉,小姑娘住过来一个季度了,但他好像也没有完全了解她。

    他嗯一声,然后转移了话题“怎么定这么晚的闹钟。”

    话刚落音,就见小姑娘眼睛一亮,看着电视机上说“看,是祁叔叔和祁昱”

    靳川抬眼看向屏幕上穿红皮衣的小少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扬了扬唇,并不戳破小孩的心思。

    这是祁天王父子时隔四年再度同台,听说他家这小霸王10岁之后叛逆抵触同台,也不知今年是怎么说服的那小子。

    父子俩皆是一身红衣,合作改创了一首春晚dis。舞曲融入摇滚元素,晚会尾声将近,他们的演唱硬生生将全国人民唤醒,令人忍不住抖肩跟唱。

    钟杳看得目不转睛,连她自己都没发现,中间几度翘了唇。

    直到对上靳川探究的目光,她才忽然敛起笑意,欲盖弥彰解释“我没有要定闹钟看这个节目,就,就是想守岁。”

    靳川忍着笑,并不揭穿她。

    他指向电视机说,“还有三个节目就唱难忘今宵了,坚持。”

    或许是刚才睡了一觉,或许是祁家父子的节目太振奋人心,事实上,钟杳现在一点也不困了。

    但她也已经无心看节目,时不时歪头看向落地窗外。

    零点的钟声敲响,难忘今宵十年如一日的响起,钟杳却有点失落的问“北京的零点不放烟火和鞭炮吗”

    靳川同她解释“北京雾霾重,政府为了环保禁止烟火鞭炮,你很想放”

    钟杳诚实的点头“有一点吧。”

    靳川起身,揉揉她脑袋说“那明天回家看你妈妈,然后再和你的小朋友一起放。”

    钟杳愣呆呆点头。

    靳川起身,抄手对她笑“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小萝卜头也要茁壮成长。”

    然后他指指沙发上震动的手机道“可能是你的小伙伴来电了,快去接完电话睡觉。”

    钟杳这才发现,好像有人给她弹视频。

    “嗯也祝你新年快乐,明天见。”她丢下这句话,抄着手机匆匆跑回了房间。

    不看不知道,她为了等烟火居然把所有人的消息都错过了。

    十五和六姨的来电,贺伶俐、潘达和倪子墨的零点信息,还有宋拾发起的多人视频邀请,她通通都错过了。

    钟杳感到很抱歉,一一给他们回电道歉和送祝福。

    最后,她卡在了祁昱这关。

    少年那么晚才表演完,现在应该还在春晚后台吧她有点不敢给他打电话,好像太过于郑重其事了点。

    可她刚才给宋拾和唐一鸣都打了,不给他打好像也很奇怪吧

    正纠结犹豫,祁昱却主动打过来了,而且是打的视频

    钟杳一惊,差点失误挂掉。

    视频来得突然,她来不及思考太多,立刻跑去镜子前照了照,然后才接通。

    “新年快乐。”

    “嗨皮,牛伊尔”

    “杳杳新年快乐”

    三道声音齐齐传来,钟杳才恍觉,少年打来的其实是多人视频。

    她愣了愣,才微笑着对大家说“谢谢你们,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杳杳,你刚才怎么没接视频,是和十五在打电话吗”宋拾感叹,“我就知道我们杳杳人气超高”

    唐一鸣贱贱地说“你以为都跟你似的,只有我惦记啊”

    新年第一天,两个冤家就拉开了吵吵闹闹的帷幕。

    而钟杳恍若未闻,她定定看着视频左上角,仍旧穿着红皮衣的少年。

    他脸上的妆都还没卸,五官显得更立体好看,他的背后似乎也不是拥挤的春晚后台,有点暗,很安静。

    少女看得入神,祁昱眉毛一挑,调侃似的说“唐一鸣宋拾,你俩几十万c粉都等着发过年糖,在这吵不如开个直播吵,吵完过年红包也有了。”

    钟杳微微笑,以为两人要联手怼祁昱,没想到

    唐一鸣居然像在认真思考,甚至点了点头“昱哥,我认为你说得很有道理。钟杳期末飞升后又留我做最后一名,气得我妈今年压岁钱直接砍半了。石头,是时候为你c做点事了哈”

    “滚去梦里想美事儿吧”宋拾瞪他一眼,啪一下掐掉视频。

    唐一鸣“哎”一声,紧随其后掐掉。

    两人退场得过分突然,以至于钟杳见屏幕上突然只剩祁昱一人,竟有点措手不及。

    少年少女隔着屏幕面面相觑。

    钟杳问“祁昱,你还在春晚现场吗”

    “你不知道吗”祁昱反问她。

    钟杳“嗯”

    祁昱“春晚现场离我家20分钟车程。”

    原来他已经回家,离她这样近了。

    钟杳抿抿唇,藏住自己的开心,然后对他说“祁昱,你和你爸爸今天的节目很好看,我和靳川一起看了。”

    少女很自然地说他和他爸爸,却始终直呼靳川的名字。

    祁昱默了默,突然问她“钟杳,那你想过将来和靳川一起同台吗”

    钟杳霎时被他问住。

    她连公开和靳川的关系都不敢想,又何曾想过和靳川同台演出呢

    她忽然有点失落,有点迷茫。

    但大年初一,钟杳不希望把坏情绪传染给祁昱。

    她摇摇头“没有,我这样的”顿了顿,她将“私生子”三个字咽了回去,转而说,“我将来应该不会做明星吧”

    她这么平凡普通,站在舞台上应该也没有办法放光。

    祁昱意识到自己可能失言了,说了让女孩不高兴的话。

    他暗自懊恼,声调忽然轻下来“钟杳,你这样特别的女生,将来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说她是“特别”的。

    钟杳那点不开心的小情绪霎时被吹散,她认真的反问“真的吗”

    “嗯。”少年轻声应,顿了顿又对她说,“钟杳,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祝你开心。”

    钟杳眼睫微微颤,抬眸去看屏幕上的祁昱,发现对方也正看着她。

    虽然他们并没在一起,但这刻,她却感觉少年就陪在自己身边。

    她克制着翘了翘唇,回答他“我们刚才已经互相道过祝福了,但,祁昱,还是祝你也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的,拥有快乐,便是少年人彼此间最纯挚的祝福。

    钟杳尝试在北京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她特别喜欢。

    虽然没有妈妈和六姨她们的陪伴,但她同样感受到了大家对自己的爱,她好像开始明白六姨那些劝慰的道理。

    初一这天,钟杳带着新年礼物,跟靳川一起回云水镇给妈妈扫墓。

    再站到墓碑前,靳川这回没有戴口罩了。

    钟杳跪着磕头时,他就静静看着墓碑的相片。

    他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最后只在离开时,伸手抹了抹墓碑上的灰尘。

    钟杳明显的感觉到,靳川今天好像不太开心,整个人看起来比妈妈下葬那天要消沉。

    她这时,以为靳川其实也是有良心的,她觉得,他可能终于开始为妈妈的离开而难过了。

    但渐渐地

    钟杳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她感觉到靳川不太对劲。

    其实男人也没表现出不高兴,一如既往地不怎么说话,偶尔调侃她几句。

    但钟杳细心地发现他们回到北京后,靳川都一周没出过门了

    明明,他以前工作都很忙的,就连祁昱也在新年的这些天,都在天南海北地飞去赶通告。

    钟杳这才想起,似乎从初一那天开始,靳川看起来就一直不太开心。

    为此,她还特意推掉了与贺伶俐他们的游乐园之约。

    终于,钟杳在元宵节来临这天忍不住了。

    她敲开书房的门,发现靳川就靠坐在窗台上,却什么都没有做。

    “我可以进来吗”她问。

    靳川颔首问她“什么事”

    钟杳走到他面前,学着他双十一那晚说“可以聊会天吗”

    靳川偏头看他,“想聊点什么”

    她看着他静默一瞬,直白问“靳川,你是不是不开心”

    靳川微怔。

    他没承认也没否认“为什么这么问”

    钟杳端了个小凳子坐到他身边“你最近都没怎么出门。”

    靳川“就因为这个”

    小姑娘沉吟片刻,又说“还不出房间,总发呆,也不笑了。”

    顿了顿,她劝慰他“你要出去找朋友玩一玩吗今天是元宵节,你如果不开心,可以出去和朋友过新年。”

    靳川无声扬了扬唇。

    自从拒绝那个剧本后,他的情绪的确是有点不对劲,但严来说也不是不开心,就是对什么都有点提不起兴趣。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什么一帆风顺。

    但小姑娘现在还太小了,靳川不认为她能理解这些。

    他岔开话题“我没有不开心。你今天想出去和小伙伴过元宵节吗,我同意你去。”

    钟杳就明白,靳川大概不会告诉自己了。

    她想了想,决定不要徒劳刨根问底。

    “不出去。”她说,“我朋友说北方管汤圆叫元宵,那我今晚又包汤圆可以吗”

    靳川点头“好。”

    钟杳神色复杂地看他一眼,主动结束了这次聊天。

    但她转头就回房间给佘芮打了电话。

    “钟杳”佘芮接到小姑娘电话时些微惊讶,“有什么事吗”

    “佘芮阿姨,”钟杳直接问,“靳川最近好像不太高兴,可我问他,他什么也不说,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试探着问“他被网友骂了吗还是因为别的事”

    小姑娘的举动似乎每次都能让佘芮惊讶。

    她这样敏感听话,佘芮其实很多时候,都能理解靳川的选择。

    很多时候,钟杳这个小孩敏感懂事得都会让人忘了她才十四岁。

    所以,佘芮默了默,委婉地将真相告知她“钟杳,靳川的梦想近在眼前,但他决定为了你先留下来。”

    钟杳多聪明。

    她想,为了自己留下来,应该就是舍弃了工作吧

    “他是要去拍戏了吗”钟杳问。

    她听十五和贺伶俐说过,演员拍戏很辛苦,会去剧组呆好几个月,甚至半年的都有。

    佘芮突然有点说不出话。

    好半晌,她才问“钟杳,你是不是在网上看见了些什么”

    原来网上有么

    钟杳其实不知道,但她认为喜欢靳川的十五应该知道。

    她对佘芮说了谎,谎称自己确实看见了一些新闻,然后她便迅速挂掉又转而拨打孙十五的电话。

    从孙十五那里,钟杳得知靳川似乎推掉了一个很厉害的导演的电影剧本,十五还告诉她,其实有很多人期待靳川能演出。

    所以,靳川是为了她放弃了这部电影吗

    少女靠着窗户若有所思,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当晚,父女俩在客厅吃元宵,看元宵喜乐会的时候,靳川又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钟杳见状,终于下定了决心。

    “靳川,”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袖,“我有事要和你说。”

    “嗯”靳川仍有些散漫。

    就见小姑娘深吸一口气,然后道“我知道你拒演电影的事了。”

    靳川先是微怔,旋即蹙眉“是佘芮告诉你的”

    “不是不是。”钟杳赶紧摇头,“是我看见了网上的新闻。你最近就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吗”

    靳川竟有些被问住。

    似乎怎样回答,都不太对劲。答是,容易让小孩背上,自己让家长放弃东西的负疚感;答不是,似乎又显得有点儿假。

    而他不说话,钟杳就当他默认了。

    于是,她认真的对他讲“你不要这样,每个人的梦想都应该被尊敬。”

    靳川面色一怔,定定看向小姑娘。

    小孩朝他微微笑“我妈妈从前也在北京念书,但她好像为了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你就不要再这样了,这样我也会不开心。”

    她说“靳川,你去拍戏吧。正月十五还没有过去,这就是我今年的新年愿望。”

    靳川胸中突然涌出密密麻麻陌生的情绪,像是那种触人心弦的剧本过度入戏。

    他嘴唇微启,想要说点什么,面对小姑娘纯真懂事的脸,却又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是”

    这时,钟杳又补充,“我不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子,如果一个人在家那么久,可能还是会有点害怕,所以,”她笑了笑,看起来很平静,“下个学期就让我住校吧”

    刹那间,仿佛时光交错。

    靳川想起记忆中,有一个神态与小孩几乎一模一样的姑娘,笑着对他说“靳川,去娱乐圈闯吧,我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胸中情绪愈发翻涌,将那连日的遗憾阴霾冲散。

    靳川突然低低一笑,伸手揉小姑娘脑袋。

    他说“杳杳,谢谢你啊,我会重新考虑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宝贝杳杳qq

    你们别看我最近每天只更一章,但每天都是五六千滴争取经常来点超多币的交易握拳

    这章为ui小天使杳杳打ca,再全部留言发一次红包吧33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以宁 13瓶;小雨羽 9瓶;n 5瓶;金疙瘩 2瓶;君子式微、云中凉秋、言笑晏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