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0

    靳川也没料到他这一走就是十天。

    其实满世界赶通告在娱乐圈是常态, 更何况他拿了戛纳影帝, 又刚好撞上电影上映期。按理说他只会更忙, 不过家里突然多了个小姑娘,就总得多权衡一下。

    先前在北京的半个月, 靳川已经主动推掉很多通告, 毕竟钟杳刚过来, 他得陪着她先适应环境。

    这次飞上海是和大山的导演梁好一起,本来活动结束他就打算回北京,没想到梁好又给他推了一个电影剧本。耽搁一天后又临时接了个人情商演, 一来二去便越留越久。

    靳川可以感受到小孩的情绪。

    后面几天钟杳每天最多回个“嗯”字报平安, 隔这么远他又忙得昏天黑地,根本不晓得怎么哄, 只能加快进程。

    第十天,靳川说什么也要走, 连晚饭都没吃就要去机场, 谁都没拦住。

    他觉得要再不回,这小姑娘是哄不好了。

    但靳川怎么也没料到

    紧赶慢赶的回到家,钟杳居然会不在。

    周六晚上十一点,一个初来乍到的十四岁小姑娘竟不在家, 谁不得吓一跳

    靳川还算冷静, 他第一反应是钟杳或许从谁那知道了他今晚回来,这是在故意跟自己置气。

    所以他先拨打了小孩的手机,粉色房间传来突兀的铃声,告知男人小孩连手机也没拿。

    事情可能比他想的要糟。

    靳川蹙眉, 一边拿车钥匙一边给佘芮打电话。

    急匆匆回来,又急匆匆出门,但直到车子发动,他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要上哪找人。

    学校商场车站

    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连日的工作加上舟车劳顿本就劳心劳力,靳川握着方向盘,心底烦躁不断往上涌。

    “你到了”

    正是这时,佘芮终于接听了电话,“发个信息就行了,干嘛打电话这么隆重”

    “阿佘,”靳川声音些许疲惫,“钟杳不见了,你替我问问几个小孩是什么情况。”

    那端,佘芮一愣,紧接着她听起来比他更着急“你先别轻举妄动等我电话”

    叮嘱一句便匆匆挂断。

    靳川又将车熄火,仰面往后重重一靠。

    似乎适应娱乐圈的强度后,他已经很久都没像此刻这般觉得累过了。

    也不知道佘芮辗转问了多少人,再来电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

    靳川心烦意乱,正开着车在附近乱找。

    “别担心了,几个小兔崽子都在学校呢。”佘芮的语气如同劫后余生般,“说是你家小姑娘的什么黑板报被人给恶意擦了,现在几个人偷偷跑去学校补救了,我给唐一鸣弹视频确认过了,没说谎。”

    微微停顿,她的声音终于轻松几分,试探着问“你要现在去学校逮人吗”

    靳川没有立刻回答。

    他先把车靠路边停下,摸出一支烟点燃,边抽似边在思考。

    那端,佘芮一句话都没再多说,也没催,就沉默等着。

    灰暗夜色里,明明灭灭的星火将烟卷烧了一半。

    男人微叹,终于开了口“算了,明天再和她算账。”

    “这样最好。”佘芮松了一口气,轻笑,“你家小姑娘魅力还挺大,连祁昱那小子都去了。”

    散漫惯了的靳川这次却没跟着笑,他沉默半瞬,只是久违地认真地对佘芮道了句“谢了。”

    靳川也没问小孩们估计得在学校等多久,他放了点老电影的dvd,就坐在沙发上等。

    没想到小姑娘挺能熬,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等到她回家。

    钟杳随她妈妈,生得白,此刻眼底的黑眼圈,看着和他这个熬了十天的人差别也不大了。

    小孩耷拉着脑袋,走路似在飘,深一脚的浅一脚,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喝醉了。

    看起来挺可怜兮兮的,但靳川还是板着脸问“我才刚走了十天,就学会夜不归宿了”

    钟杳冷不丁看见归来的靳川,还被他抓了个正着,瞌睡登时清醒了泰半,一股莫名的心虚油然而生。

    面对家长的质问,她明明可以解释,可她困倦之下也有些心浮气躁。

    钟杳想起男人一走这么久,食言了道歉也不肯,只知道转钱,她便口是心非地回“都是谁先夜不归宿的,你这么多天不回家,凭什么要说我”

    经过一夜的缓冲,靳川本打算随便说她两句,让她知道有多危险就算了。

    见她不认错,语气更严肃几分“我今年35岁,完全可以自保,你有15岁了吗,不仅夜不归宿还学会强词夺理了”

    钟杳第一次被他用凶巴巴的语气质疑,满腹委屈,可又不想和他吵架。

    咬了咬唇干脆不和靳川继续掰扯,转身上楼“随便你怎么说我,我去睡觉了”

    “站住。”

    靳川终于还是起身叫住了小孩,按照预想那般严厉教育“钟杳,你不和我讲礼貌就算了。但你今天必须保证,成年之前无论和谁,无论是因为什么,都不能够随便夜不归宿。”

    他连原因都不问就凶她。

    钟杳身形一顿,脾气也上来了。

    她回头,一字一句道“夜不归宿是我错了,但你是最没有资指责我没有礼貌的人”

    女孩怒气冲冲说完便快步跑上楼,关房门的声音比以往都更重。

    靳川立在原地,怔了一怔,然后他摁着太阳穴,坐回了沙发里。

    虽然一开始,他的确计划要严肃教育小孩,却并不是像刚才那样。他也曾有过学生时代,理解那些幼稚却珍贵的执着,但他认为也有必要告诉小姑娘,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夜不归宿究竟有多危险和不对。

    一切都预想得很好,先教训一通再给颗糖,可真正施行起来似乎却困难重重。

    靳川想过小孩感到委屈后该怎么和好,可他独独没想到,她会对他说“你是最没有资指责我没礼貌的人”。

    显然,小姑娘在控诉他缺席的十四年,在怪他,对他心存怨气。

    靳川突然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些事。

    譬如,无论他和钟晚之间发生了些什么,在小孩的眼中,他都是那个缺席多年,不负责任的父亲。

    也不怪她不喜欢他。

    靳川闭眼,突然在想过去这么多年,钟晚那样和风细雨的性,又是怎么应对小孩各种状况的

    钟杳再醒来,外面天际烧成了一片红,和今早教室窗外嫣红朝霞如出一辙,令她有些分不清时间。

    直到看了眼时间,她才发现已经是傍晚。

    钟杳坐在公主床上,陷入了短暂的迷惘。

    她想起了睡前和靳川的争吵,突然有些后悔。

    其实妈妈也曾教过自己不能太晚回家,虽然黑板报真的很重要,但她好像是真的做错了,可早上怎么就倔强地没认错呢

    而且,钟杳内心深处也清楚,虽然靳川是个负心爸爸,但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不能理解她去抢救黑板报的人。

    可她不仅没认错,还矢口说出了隐藏心底的秘密,责怪靳川的缺席。

    她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靳川了。

    钟杳赤脚走到飘窗上,探着脑袋往下边花园看了看,结果没有看到靳川。

    其实她根本不想和靳川吵架,葬礼那天是,今天也是,可不知怎么却总事与愿违。

    她感觉这样很不好,而且每次吵完架还要道歉都挺丢脸的。

    钟杳十分想逃避,简直想假装还在睡,今晚也不出去吃饭了,拖到明天再想办法。

    可她又想起妈妈说,知错不改的人最不可取,就又没办法心安理得。

    磨磨蹭蹭到天都暗了,钟杳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下了楼。

    结果靳川没在客厅,她在小茶几上发现了一个小蛋糕,层层叠叠的,最上面是一圈小草莓。和她上回买给靳川的红丝绒蛋糕有点像,但要更大更精致一些。

    而蛋糕旁边还摆着四个洋娃娃,一只星黛露,两只米奇和一只唐老鸭。

    钟杳愣了愣。

    她想起靳川出差的目的地是上海,所以这是他给自己带的迪士尼礼物吗

    那蛋糕呢是学自己上一次道歉吗

    可是错的人是她,他为什么要道歉,是为了上次食言的事吗

    钟杳有一大堆的疑问,可同时,她也冒出一大堆的内疚。

    她感到自己昨天好像挺对不起靳川。

    她抿唇盯着茶几上的蛋糕和洋娃娃,最终蹬蹬又跑上了二楼。

    书房、健身室、影音室包括靳川的卧室,钟杳都偷偷看了,没有找到人。

    她又跑到花园逛了一圈,还是没有。

    钟杳无法,就只能摸出手机给靳川发了条消息

    对不起,是我错了。

    后面具体的话,她还没想好,却听身后忽然传来关门的声音。

    钟杳走进客厅,正好看见靳川拎着塑料袋回家,与此同时,他兜里手里叮咚一声。

    下一秒,男人扬眉问她“错哪儿了”

    钟杳垂目,硬着头皮支支吾吾回“就,不该知错不认,还,不该和你吵架。”

    靳川走到他跟前,抱手盯着她“再想。”

    钟杳茫然“应该没了吧”

    “啧,”靳川似乎已经忘了她早晨说的那些话,悠悠道,“你最不应该做的是夜不归宿。”

    钟杳现在才想起要解释“其实我不是故意的。你记得吧,你煎牛排那天我说参加了学校的70周年活动。”

    “嗯。”靳川淡淡应一声。

    钟杳继续交代“其实我没表演,是报名办了黑板报,可是考核前一晚我的黑板报被别人弄花了。”

    “所以你就夜不归宿,跑去学校补黑板报”靳川反问。

    钟杳点点头。

    靳川又问“你晚上跑出去,出事了怎么办你自己的安全和黑板报哪个重要”

    钟杳很想说,她这不也没事么,但抬眸对上男人认真的眼睛她又咽了回去。

    “我错了。”她又小声认错。

    靳川还没完“以后还犯吗”

    她乖乖摇头。

    “行。”靳川忽然伸手揉揉她脑袋,“那就去洗手,今晚煎牛排。”

    钟杳一呆。

    原来他刚才不是生她的气才跑出去,而是去买牛排了。

    她突然很庆幸,自己最终勇敢道了歉。

    天色擦黑,街灯被次第点亮。

    钟杳坐在餐厅,收到了来自祁昱的消息

    钟杳,唐一鸣今天的相声拿了奖请客喝奶茶,他问你来不来

    唐一鸣说离你家还挺近的。

    按理说,祁昱和唐一鸣他们三个昨晚陪自己熬了一个通宵,她应该主动请他们喝奶茶的。

    可是,她探头望了眼正在厨房和牛排奋战的靳川,抿抿唇回

    抱歉哦,已经有点晚了,我妈妈说女孩子太晚了最好不要出门玩。

    作者有话要说  昱昱

    妈妈让你作死,你活该约不到女孩子

    昱昱qq

    上千字榜来了好多新的小伙伴,那这章再所有留言发一次红包吧33

    从明天124起,恢复每晚19点稳定更新噢

    今天和大家推荐一篇爽文

    系统逼我当圣母by烟波江南

    文案

    姬暖美了一辈子。

    哪怕死后数十年依旧是百姓口中的红颜祸水。

    没曾想再睁开眼却变成了书中长辈厌恶下人欺辱未婚夫另有所爱的小可怜楚瑶。

    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可怜又胖又矮还长得丑。

    多亏有个能让她重新变美的系统。

    只是善意值是什么做好人好事

    好人不长命,她还是更喜欢当祸水。

    秦诺一直想要悔婚迎娶才貌双全的心上人。

    但当楚瑶撕了婚书扔在他脸上,他忽然觉得心中空荡荡的。

    等他想要挽回时,才发现楚瑶早已站在了需要他仰望的地方。

    世人都言燕王身有隐疾,命不久矣。

    可等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燕王牵着曾被退亲视为笑柄的楚瑶接受百官跪拜,他们也没等到燕王病逝的那日。

    燕王前生未能娶你为后,今生绝不负你情深。

    楚瑶啧,男人。

    ut tyebutton vae电脑戳窝 oncickdooenotetonebookhnoveid4431967otut tyebutton vae爪机戳窝 oncickdooenotjjxbook24431967ot

    a小伙伴只能手动搜索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