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啼笑皆非(二)

小说:玄天后 作者:因顾惜朝
    隔着烟雾缭绕的水烟,桂大奶奶神神秘秘打量着金秀,抛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大妞啊,这纳兰家的宁老爷,是不是看上你了?想着要把你讨去当小老婆?”

    幸好金秀这会子没有在喝茶,不然只怕是茶都要喷出来,她还想着刚才钮家大爷善保说要送自己个礼物到底是什么意思,正在恍恍惚惚的时候,被桂大奶奶一问,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她不由的有些好笑,“姑爸,你说的是什么话儿呢!”她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出来,又跺脚,“人家宁老爷可没有这个心思!”

    “没有这个心思?”桂大奶奶对着金秀的辩解嗤之以鼻,“别想着要瞒我,我可是过来人!”她摆出一副有经验的模样,“这些世家里头的人,只要是看顺眼了,但凡是稍微那么一些平头整脸些的,都要想着法子弄回去。”桂大奶奶加重了平头整脸那四个字的语气,显然她可是不觉得金秀多少好看,也不过是长得还过去而已。

    “没有这个心思,还会送你一个长命锁?”桂大奶奶咄咄逼人,“这可不寻常!好端端的,送酒菜就得不了了,还巴巴的送这么一个玩意来,说是这里头没猫腻,谁信?”

    桂大奶奶是非常坚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观点的,所以她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好久,联系到前一天纳兰永宁和金秀说话说了好久,第二日还这样巴巴的送了酒菜和这配饰过来,可见是不正常。

    酒菜还好,不过就是吃了、喝了就算的东西,但是这个长命锁,桂大奶奶想了好久,总是觉得不对劲,就算是要赏给金秀什么东西,也肯定是要好东西啊,为什么送这么一个半新不旧而且还没什么款式可言的长命锁呢?而且还是铜做的,一点也不值钱。

    桂大奶奶好奇了大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眼角都平添了好多的细纹,这早上和玉芬等人在一起,也不方便问,于是桂大奶奶借故呵斥了弟媳妇,自己出了院子来抽水烟,就是为了独自一个人能堵住金秀来盘问盘问。

    金秀心里头只觉得好笑,这桂大奶奶,可真是把别人想做什么了?金秀二世为人,自诩看人还是看得出一些东西的,纳兰永宁对着自己的眼神,都是赞许和赏识,其余的只怕还有一点,但是这爱慕或者是占有欲,金秀是从未见过的,可到了桂大奶奶这里头,味道全都变了。

    这话还好是当着自己个单独说的,若是被自己母亲玉芬那样容易担心的人知道了这话,只怕是又要担心受怕了,她忙拦住了桂大奶奶说出其余不好听的话儿,自己虽然对着这些话无所谓,可被人听到了到底不是什么好话。

    “姑爸说什么呢?这是从何说起的话儿,那一天,奶奶不是有着身子行动不方便吗?所以我在那边斟茶倒水,许是伺候的殷勤,所以宁老爷给了一个长命锁给我罢了,那里还会想到这些个事儿呢?”

    金秀想好了说辞,继续说道,“若是姑爸不信,问阿玛就是了,都是阿玛陪着宁老爷说话呢,我是没有插嘴,在客人面前,姑娘家家的,如何好多说话啊。”

    桂大奶奶不知道是什么心态,脸上露出了失望又有些解脱的表情,“我想想也是,”她白了金秀一眼,“人家正经大户人家的当家老爷,怎么会看上你这个黄毛丫头,无非也就是拿着那个东西来赏你罢了。”她把水烟壶朝着地下,放在手心里头磕了磕,好像金秀就是那烟灰一样,让她看不起,“我说你,也真是没出息,”她又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贵人在跟前,也不知道讨好卖乖的!”

    她又骂了金秀几句,心满意足的回屋去躺着继续抽水烟了,金秀真是非常无语,自己这个大姑妈,到底是希望自己被宁老爷看上呢,还是没被看上?是不是更年期了?怎么这么难伺候的,说自己到底是要出挑一些,还是要被人忽视更合她的心思?

    她摇摇头,还好自己脾气挺好的,若是暴脾气,只怕是日日都可以和桂大奶奶吵架,哦,不,是每时每刻都可以。

    可桂大奶奶的话儿倒是也有些道理,金秀歪着头想了想,纳兰永宁给一个旧的长命锁,真真是有些奇怪,外人看起来不通,也是对的,所以难道那个长命锁有什么蹊跷吗?

    金秀回到了屋里头,打开了那个盒子,取出了长命锁,在阳光下仔细的翻来了一番,只见到样式普通,只是一个祥云团圆如意的图案,边上还有两个小铃铛,微微一摇,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但长命锁里头好像也没有什么,中空而已,很普通啊,没有什么机关,纳兰永宁也没有给自己什么秘密的东西。

    金秀看不出哪个长命锁有什么内涵,于是把它放回到盒子去,她将长命锁放回去的时候,这才发现,盒子的角落里,被长命锁垫着的地方,放着一张奇怪的纸,金秀拿起来,打开一看,刷的一下,她的脸色巨变,心脏一下子嘭嘭嘭的跳的极快。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