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识趣

小说:代罪丫鬟与君同 作者:轩熙王
    只是碍于大将军凛冽的气魄赶紧识趣地舌头一转,只因怕引火自焚。

    “有什么不大好还不快带我上去”完颜澈一拍柜桌,恼言不满

    雅厢外,锦衣男子的随从一直在外守候,不时听到里面主子悦朗的笑声,心里略感宽慰。

    有多久,主子没有如此开怀笑过了看来今天,真是来对了。

    “将军,要不你再等等吧君,她不过是给客官沏杯茶,不碍事的,你在沏间候一会,待君公子出来,我立马向她禀言。”

    陈掌柜故意缓慢步伐,不时好言相劝,生怕这火爆的祖宗呆会把玉枫轩搞得鸡飞狗跳,乌烟障气。

    “让你带路就带路,哪来那么多废话”完颜澈对他的劝言毫不理会,不耐烦地狠瞪他一眼,把陈掌柜吓得浑身冷颤直冒,脚步火速不少。

    忽然听到楼栏传来的吵杂声线,锦衣男子的随从蹙眉不满,侧首一望,一张熟悉的面孔兀入眼帘。

    随从脸色一变,见那人来势汹汹地朝这边跨步而来,狭细的眸子微敛,机灵地上前数步,一脸谦和地朝完颜澈攀言:“哟,这不是大将军吗大将军如此心急火撩,所为何事啊”

    完颜澈蓦然止住脚步,鹰眸一敛,细细打量着眼前怪里怪气的男子

    蓦地,完颜澈脸色一变,伸手一扬,对身后一脸忐忑的陈掌柜道:“陈掌柜可以下去招呼客人了,本将遇到老朋友了”低沉的声线不容迟疑。

    闻听此言,陈掌柜睨量着二人,似乎真有几分老朋友撞遇的情形,虽感疑惑,倒也吁了一口气,忙作揖道:“那,老陈下去了。”

    待陈掌柜下楼后,完颜澈鹰眸一敛,放眼望了他身后的雅厢,瞬间明白君阿紫所招呼的客官是何人。

    一股威迫感袭然而至,在大将军紧蹙的眉宇迸露显然。

    “安分公所在之处定有吾皇龙迹,本将是不是应该前去拜候吾皇,以视臣礼。”完颜澈敛眸沉言,周身的煞气迸散,夙孤冷的动作倒是比他的想象要快得多。

    “大将军不必拘怀,主子今日只是会一人,算算时辰,该出来了,难得主子今日雅兴之高,大将军还是别去打搅得好”随从处事不惊,恭敬地劝言。

    “雅兴之高安公公可否告知本将,吾皇今日所会何人”完颜澈紧握成拳,抿唇咬字。

    “玉枫轩的茶师君阿紫”安公公感应到对方咬字间渐散的戾气,虽莫明不解,仍淡笑不惊地回言。

    “几个时辰了”完颜澈极力克制体内燥气的波涌,再问。

    “快个半时辰了,可喜的是,主子与君茶师二人相谈甚欢,龙颜大悦,看来君茶师甚得主心。”随从叹道。

    个半时辰龙颜大悦甚得主心

    完颜澈恼怒非常,两拳握紧,青筋爆突,一脸铁青。

    那女人居然跟一个有侵略性的男子攀谈了个半时辰,她到底还有无防人之心,那个人,那个人可是

    突然雅厢的门被人启开,在里面相谈甚欢的二人已然出厢。

    只听,“君茶师茶沏出众,让月关回味无穷,流连忘返,若有机会,定再次前来拜会”锦衣男子作揖侫言,墨眸熤敛,闪过一丝湍漠不透的意味。

    “月公子实在是谬赞了,今后若是想饮茶,来玉枫轩便是,阿紫定随时奉陪,后会有期”君阿紫回揖笑言。

    “这不是月公子吗”忽然一道愠寒低沉的声线兀然出现。

    君阿紫与锦衣男子闻声侧首,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兀然入目,两人皆是一怔一侫。

    “你怎么来了”君阿紫蹙眉,这个混蛋男子怎么还是阴魂来散

    “难道我就不能来”完颜澈一听君阿紫那不乐意的话,即刻上前数步,低恼驳言,这女从方才居然还敢跟他说后会有期,真是找死。

    “大将军看来也是雅兴之人,有机会,月关亦要与大将军以及君公子三人一起品茶言谈”锦衣男子冷侫一笑,对眼前忽然出现的男子没有过多意外。

    “澈跟阿紫到时定舍陪君子”完颜澈忽而伸手勾揽住君阿紫的肩膀,咬字愠笑回言

    感觉到君阿紫不满地扭了几下,掌下的力道不禁略重几分,转蓦狠瞪君阿紫一眼,鹰眸狠冽,意思就是:她再敢动一下,定会让她好看

    君阿紫莫明不解,碍于眼前的锦衣男子,故而暂时妥协,见他瞪着自己,劣根因子即然作崇,回以同样狠冽的一瞪,意思就是:臭男人,呆会再收拾你

    锦衣男子侫睨着完颜澈霸道性的举止,和君阿紫的不满看在眼里,墨眸闪过一丝狠侫。

    转蓦间,戏谑轻扬,对亦是看得一脸诧然的随从道:“时候不早了,走吧”

    待那一主一仆的身影渐隐散之,君阿紫即刻抬肘一顶,完颜澈在毫不察觉的情况下面容一变,捂胸痛呼。

    恼怨不满地看着君阿紫,只见君阿紫将他搭在肩上的咸猪手用力甩开,指着他的鼻子斥骂:“完颜澈,你再敢随便碰我,小心我阉了你”

    听此骇言,完颜澈下意识地夹紧下腹,恼羞成怒地驳言:“你能跟一个陌生男子随随便便就能攀谈个半时辰,而我本是你男人,为何就碰你不得,我不服”

    “不服那你撞墙去,我懒得跟你这种莽夫讲道理你也不是我男子,别跟我攀亲带故”君阿紫不屑一睨,真不明白,他毫无根据性的自负和霸道从何而来

    “你”完颜澈听言气结,只觉羞辱可气

    在她准备甩袖离去时完颜澈猛烈抓住她的手腕一攥,腰间用力一揽,两人一旋身,不顾她的反抗扯进雅厢

    这一幕,恰好被刚从夙王府过来的夙煞绝所见,方才来府时恰见一人与当今天子六弟身形相似,听到陈掌柜说他与君阿紫攀谈个半时辰,一种笃定的念头让他面容一惊,刚想准备找君阿紫问所谈何事,便撞见完颜澈再与她纠缠不明。

    见君阿紫被他强扯进厢,夙煞绝幽深的潭眸一膛,周身寒气冷冽,步伐如风地朝雅厢跨去,刚欲推门闯入,冷冽的潭眸蓦然惊膛,心似被冰锥锺中,痛得难以自抑

    只见未紧阂的雅厢里头,君阿紫被完颜澈强捧着脸,男子俯下的容颜盖住了君阿紫半边脸,仅露一双惊膛的泉眸

    顿然间,夙煞绝欲拍厢门的手缓缓落下,瞬间面若死灰,潭眸若枯叶晦色,玄衣袖下的双手猛颤,欲将握紧,却发现已无力可施

    一股突如其来的挫败感让一向愠威不惊的夙王爷刹时间颓然无依

    最终,夙煞绝颀长的身形悄然离去,夙王府的马车再次碾转消失在玉枫轩楼阺。

    雅厢里,只见看似恩爱缠绵的两人,镜头放大一看,竟是如此骇人情形

    在方才完颜澈强捧着君阿紫欲要强掠豪夺她的呼吸,一显何为男人之举时,君阿紫在两人四唇相贴,仅剩下一公分之际,两手狠掐住那混蛋男子的喉咙,动作果绝,毫不迟疑,将快,狠,准拿捏合宜,可见训练有素

    只见大将军呼吸急促,窘态扭曲,狼狈非常地恼斥:“你快放手,放手”

    “我再警告你一次,再毛毛燥燥地想碰我一分一毫,我让你完颜府香火难继,断子绝孙,听到了没有。”君阿紫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到一公分、二公分,直到五公分之距,才咬牙忠告。

    就凭他就想搞侵犯这招,门儿都没有。

    “你先放手”一向英姿飒爽的大将军何曾受到如此待遇,五天里在同一个女人手上栽了两次,脖子被她狠陷了两次,完颜澈早已恼到不行,然,却仍是不敢造次

    若是动粗反抗,他哪会不是眼前这倔女人的对手,不过是是怕自己一动粗,又像上前那般,才不敢蠢蠢欲动,只因怕把这女人又给惹恼了不好收拾残局。

    “你答应先”君阿紫再用力一掐,无视男子的叫唤,将这混蛋男子的下额抬高,免得被他耍横胡来。

    此时的她哪还有在与锦衣男子攀谈时的清雅风采清俊的面容已变得面容凶煞,化为人见人愄的母夜叉,

    然,如此张牙无爪,毫不妥协的一面,在大将军的眼里却是撩拨死人的可口,由其是她狠瞪要挟他的眼神,更是挠得大将军心痒难奈,心猿意马,欲火焚烧。恨不得将她吃干抹尽,但,每次总是屡战屡败,却亦是愈战愈勇,可见大将军斗志满满

    两人各持一方,僵硬维持着双方的领域。

    君阿紫危险眯眸,神经紧崩,咬牙不奈烦地再次声明:“不想被我掐死,就给我安份点,听道没有,否则,我不介意为民除害”

    “,知道了,我,答应就是你快放手,”大将军百般无奈下只得乖乖就范。

    君阿紫冷哼一声,松手退后,视大将军如蛇蟹退避,整整衣襟,冷斥:“滚,我不想看到你”

    “你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完颜澈抚按着紧崩的脖颈咬言,这女人下手可真狠

    “你若想再给我羞辱一次,我也乐意奉陪”君阿紫懒懒回言,丝毫不给大将军面子。

    “哼我这次来不是存心寻你生气,是有事告知于你”完颜澈虽感憋屈,但能这样看着她亦是满足

    两人的关系慢慢调解便是,反正,来日方长

    “何事”君阿紫闻言挑眉,他又想整什么名堂

    “刚刚那个月公子,你最好别招惹他”完颜澈蹙眉正色回言。

    若不是今日早朝皇上会突然提问起煞绝,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但让他意外的是,他竟然会亲自来玉枫轩,而且还和这倔女人相谈甚欢恼怒不说,完颜澈更多的是妒忌,所以,不得不防

    “他不过是个茶客,而且这和你有何关系”君阿紫拍地张开折儒扇驳言,显然不吃完颜澈这招,更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你我是为你好,不是什么人都能攀谈的,反正他就不行”完颜澈沉眸恼道,这女人为何就是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那好,你说说看,他有何来头难道还会吃了我不成”君阿紫冷嘁一笑,意兴阑姗地反问,他会这么提醒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正好他对那个人的身份亦极为好奇。

    “他是总之他绝非善类,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极有目的性的,言儿,你就听我一次成不我们是夫妻,不会害你的。”完颜澈软下方才僵硬的声调,再次劝言。

    “打住”君阿紫被他那声言儿一唤,只觉周身鸡皮疙瘩掉地。

    清冽泉眸皆是嫌恶,抚额颦眉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叫我君阿紫,君茶师,君公子,你哪个不能叫为何非要叫言儿不可,你唤着不别扭,我听着可是一身冷汗”

    “我们本是”

    后头的夫妻二字在君阿紫冷冽的睨瞪下,完颜澈不得不将其缩减,最终舌头一转,沉言:“好好好,你说什么都成那你也答应我,别去招惹他”

    若在以前,大将军什么时候如此窝囊过,无奈情况非常,只能事事迁就于她。

    “放心吧,我没有招惹人的能力,我和他不过是因茶而萍水相逢,没什么后续可演你大将军日理万机,是不是可以滚回去公干了。”君阿紫现在只想出去转转,如此慵懒午候,窝在这里,岂不可惜

    完颜澈听到他的承诺悬着心放下不少,转蓦落于桌席,一副老大爷的气派嘱咐着:“我我是来喝茶的,劳烦君茶师给本将军沏一杯”

    见此,君阿紫合启折扇,清俊的面容露出一抹慵逸脱俗的笑意,那一笑,即刻把完颜澈三魂六魄皆被勾走,沉颜眉宇舒展,频频颔首。

    以往,她对他皆是一脸凶煞,都是张牙舞爪的嘴脸,今日她居然会对他笑

    大将军如若魂游太空,如此对君展颜,他多久没有享受到这般待遇了,怎能不让他激动

    岂料

    君阿紫忽然面容一沉,笑意一隐,冷道:“今日“玉枫轩”百杯茶茗已销售完毕,大将军若是想品茶,明日请早,拿到号牌便可阿紫告退”

    “”

    大将军如觉当头一棒,方才还魂游太空,受宠若惊的表情瞬间一变,见君阿紫摇着折儒扇愉悦离去的身影,大将军如万剪穿心,俊隽的脸瞬间恼怒非常,面容黑锅若炭,想发飚,却只能隐忍,无计可施。

    据说当天皆在玉枫轩品茗言谈的茶客,在午时,被一股怨息震得全身毛骨悚然,奇怪的是,在大将军走后,怨息竟顿然消散

    沏间

    此时,君阿紫摇搧着梅花折儒扇望着眼前的沏具发呆,夙轩瀚不在本想等他回到玉枫轩,便带他出去转转的,却不料三盼无果

    没有那小老头在,倒是觉得郁闷无聊不少。

    方才问那面瘫李郁白,百计套话,却只求来四个字无可奉告

    闲逸地倒靠在檀木椅上,君阿紫抬眸望着窗外枝头,清郁的叶子在清风摇曳生乐,脑中忽而闪过一锦衣男子的威韵身姿,君阿紫敛眸蹙眉,唇缝不时轻启,喃喃低语:“月关月关”

    手中的折儒扇轻搧摇摆,绸墨青丝闻风自扬,君阿紫想起完颜澈警告自己别招惹他的话,将他的神情和欲言又止细细回想,更是对那月关公子感到万分好奇

    蓦地,君阿紫抑靠后椅的身姿一正,伸指轻沾茶水,在桌面上写出月关二字

    刹时间,原本波澜不惊的泉眸瞬间膛怔一略,君阿紫神色拘谨地启言:“月关,朕”

    回想起他眉宇间的威仪,气韵,还有他身上那股自发的王者尊临的气势,君阿紫这才笃定了心中所想

    普天之下,能称朕,又有那种居临天下的威仪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当今天子夙孤冷

    居然是当今天子君阿紫泉眸皆是震惊,想起他对自己所问所言之话,背后顿然一凉,不会是要招才纳贤吧

    若真是如此,她君阿紫得考虑要不要马上换回女装了,否则欺君之罪可不容轻视

    沉思间,身后一道琴铮声线兀然入耳

    “你找本少爷”

    君阿紫蓦然一惊,待看到坐在轮椅上夙轩瀚时,才轻吁一气,笑道:“你如何知道阿紫要找你”

    “李侍卫向本少爷禀报的,何事”夙轩瀚苍白的面色微浮红樱,略显不自在,却依然老气横秋地解释。

    “今天天气很好,阿紫突然想出去转转,少爷可要奉陪”君阿紫浅笑问道,在上次放他鸽子后,总有些内疚。

    “要出去现在”夙轩瀚闻言先是一愣,显然诧惊,然,在想起父亲的话时,熤熤星眸顿时晦暗。

    “怎么不愿意”君阿紫伸手替他整理好散肩的墨丝,问道。

    夙轩瀚星眸轻颤,熤熤发亮,对君阿紫的碰触无一丝反感,对上她清明的泉眸,欲言又止

    两手握拳,最终还是抬眸启言:“本少爷要离开京城了,现在就要启程去桃花谷”

    这一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啊”君阿紫一脸诧然,问道:“是,是去桃花谷医治你的脚吗”

    “嗯”夙轩瀚低低颔首轻应,眸中的不舍显露无疑,粉嫩若瓷的小手揪结交缠,脸垂于胸前。

    君阿紫顿时缄默无言,半晌,才启言笑问:“要去很久吗”

    一想到这小老头以后会不在玉枫轩,君阿紫心头的不舍愈发浓烈。

    “不知道毒尊叔叔说,也许是五年,也许是十年,也许,一辈子都好不了”夙轩瀚说到最后,声音愈发低弱,身子微微轻颤,不敢抬眸对上君阿紫的眼神。

    猝然,夙轩瀚被一股猛力包围,弱小的身子落入对方温软的怀里

    夙轩瀚星眸睁膛,愕然间,头顶出现君阿紫温和的声线:“怎么会呢我们的小瀚那么好,那么勇敢,老天爷哪舍得亏待你的脚,定会被毒尊治好的时间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相信,就定有站起来的一天你得有信念,好吗”

    淡冷清和的声音如一股暖风飘然入耳,夙轩瀚闻言蓦然一颤。

    对方听似云淡风清的话中,然对他来说,却在无意间携给他一股惊人的力量

    夙轩瀚在他怀里重重颔首,哽咽轻应:“嗯本少爷暂且信你一次”

    “是啊,君阿紫的话你得好好记着,桃花谷可是个好地方,我想去也却不了呢若能书信,我定每月捎信与你,可好”君阿紫清雅的面容依旧浅笑不变,只是蹙眉的同时,胸口只觉一阵钝钝涩疼。他不过才十岁,却要经历常人所不能经历,容忍常人所不能容忍的事,这样的孩子难道还不勇敢吗

    十岁,是若雏儿一般的年华,需要亲人的呵护,而不是整日坐轮椅中,在父亲面前故作沉稳懂事;如今,要离开自己的父亲去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对夙煞绝来说,此时他又是如何隐忍的心态

    怀中的夙轩瀚仍是低低的轻应一声:“嗯”没有挣扎君阿紫,只是把头更深的埋进君阿紫怀里,星眸泛红,身子微颤,低低轻泣,袖下粉若白瓷的手伸出,饶过君阿紫的腰间,把自己更贴向对方,把这几年所隐忍的泪一并发泄。

    自三岁懂事以来,七年间,他从未落泪,也不敢,将自己能哭诉,能埋怨的权力生生扼杀,只因不想看到父亲眸中的愧疚,他,心疼,也不忍

    这一次要离开京城,却因眼前这个整日逗弄自己的人,所给自己的勇气而落泪,然,这却是别人不曾给过的,也是他最想要的。

    胸前已因怀中孩童的泪濡湿一片,君阿紫收紧双臂,他,不过是十岁孩童,却连哭都如此隐忍,老天爷何其残忍,又何其仁慈,最起码他有一个事事以他为重的父亲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能只学会怨天尤人,而怀中孩童的坚毅更是让她折服

    清风袭屋,茶香蕴潋,近落西沉的昏阳夕日折射入屋,将那相拥的二人围住,一室温华

    在外把守的李郁白此时冰眸泛红,握剑的手隐隐轻颤,侧首间,才发现已来多时的夙煞绝,幽深的潭眸尽是不舍与愧疚

    待一切准备妥当,在夙煞绝将小轩瀚抱进马车的那一刹那,夙轩瀚轻道:“爹,等一下”苍白若瓷的脸突然朝楼上沏间抑望。

    楼上沏间,君阿紫的身影伫立在那,脸上依旧是清儒的笑意,蓝衫淡雅,面容儒俊,手上的折儒扇摇曳轻搧,风采尽显,落日余晖,将她的身形衬若谪仙,夙轩瀚与君阿紫两人四眸相撞,相视一笑。

    “瀚儿,启程吧”夙煞绝淡笑轻唤,对君阿紫微微颔首,表示即将出发。

    楼上的君阿紫对夙煞绝回颔点首,泉眸紧盯着夙轩瀚的身影,直到那辆尊华的马车消失渐隐,君阿紫脸上的笑意才蓦然消失。

    泉眸闭阂,浅叹一息,君阿紫清雅的脸上莫名挂了一抹惆然

    在君阿紫削弱身影步入里屋的那一瞬间,玉枫轩对面的楼栈里,一道未掩的窗格露出一只森寒的眸子,敛眸间杀气森冷,脸上半边银具在灼阳余晖下泛着噬血的精芒。

    马车里,此时,夙轩瀚被父亲紧紧抱在怀里,夙煞绝的声线忽然扬音:“怪爹吗嗯”稀寥的字眸里是浓浓的不舍与愧疚无力百镀一下“代罪丫鬟与君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