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得逞

小说:代罪丫鬟与君同 作者:轩熙王
    “咦有这等事他们怎么说”钱朱忠再问。

    君阿紫清眉一扬,得逞道:“他们说大人是帮凶是愚官,更是轻视人命的贪官,害怕太师的权势,所以迟迟不敢对此案进行彻查,一拖再拖。”君阿紫一脸惋惜,如实禀报,泉眸闪过一丝狡猾。

    砰

    “大胆,这话到底是谁说的,本天尹定不饶他。”钱朱忠一听,即刻恼喝拍案,脸如黑炭,气煞攻心,虎目喷火。

    “所以啊,阿紫这状既然告了,大人也不必觉得委屈,人言可愄大人若觉得不服,倒可以与阿紫当面对质,如此朗朗乾坤,阿紫又是站在天尹府的地头上,大人还怕阿紫不成。

    常言道:邪可不能胜正。阿紫承认自己是鼠辈,是小人,既然大人自认是清官君子,又怎么会不敢接状呢不过就是状里头有你的名字在而已,咱们解释清楚了,当着老百姓的面说清道明了,不就成了吗”

    君阿紫话头一转,语气一软,笑意淡扬,直把方才堂内肃穆可森的气氛调和得如鱼得水,把刘夫人夫妇听得一脸呆愣,众人听得诧异。

    刑司爷心里却暗自再叫遭糕,只觉君阿紫此人狡滑乖张,不按牌理出牌,不得不防,大人定不是他的对手,可莫让大人着了这小子的道啊。

    不料,未等刑司爷上前劝告一声,钱朱忠的惊堂木蓦然重拍“砰-”喝道:“本天尹当然敢接”

    堂下,君阿紫笑得如沐春风鱼儿上钩了

    玉枫轩

    柳边蝉声啼露叶,日暖风轻绕丝云。

    人迹寥寥的市集之中,一人影急色匆匆,步伐快如疾风,朝玉枫轩的方向走去。此人一身锦衣青蓝劲装,笔直身姿,挺拔建硕,宛若神尊,跟在他后面的男子一身银纹墨袭,容颜俊俏英气,两双炯炯莹眸看向眼前行如疾风的男子时略闪几丝不屑。

    “哥你倒是等我一会儿啊,哥”声音轻细,与他一身的装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突然,前面的男子步伐一急转停顿,一张似刀削刻般的面容转首回望身后的弟弟,一双鹰眸寒光凛冽,迸射出阴狠的精芒,沉道:“回去,我去玉轩枫,你跟来做甚一个女儿家还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此人训斥含量如此之高,一听便是以平日训斥下属如常事的主。

    一身男装的完颜亦夕却不吃这一套,双手环胸,呶嘴道:“我要找大嫂,不想呆在将军府见着那女人。”

    若是以前,他老兄这双鹰眸只要一瞪她都会收敛几分,而今却不能,谁叫人家前科累累,做不好为人兄长的榜样呢所以可不能下面的人也造反。大嫂如今下落未明,她可不想在将军府见到丁芊容,不捉弄她就已经很好了。

    “完颜亦夕”完颜澈恼怒一喝,周身冷气放出,让人只觉六月飞霜。

    “叫什么叫,我告诉你,你如果不带着我,那我就自己去找,哼,我就不信找不到她。”

    完颜亦夕深知兄长脾性,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兴许是被他一身暴戾的气息让她觉得压抢,觉得此时在兄长未发飚之前,闪一边单独行动比较好。

    刚要转身疾步而去,完颜澈立马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微叹无奈,双眸略过宠溺和头疼,这小妮子居然在这个时候也给他添乱。

    完颜亦夕转首掐媚一笑,娇唤:“哥我保证乖乖地我发誓”某人举着手作起誓状。

    顿时,完颜澈只觉额鬓抽痛,又来这招,轻几声,沉言:“跟着我,不许乱走,否则我拍死你。”

    “耶大哥最好了,你放心,我一定把大嫂找回来,嘿嘿,到时一定狠狠地劝她回府。”完颜亦夕笑得无比掐媚,星光灿烂,一双莹眸闪烁跳跃,此乃激动的象征。

    在她的观点,所谓的劝不过就是谈不成时把武力结合,直接把对方敲晕扛走,既干脆利落,又省事

    闻言,完颜澈愠怒的俊脸冷霜如被烈阳瞬间融化,才缓和不少,心想也是有道理。

    无奈地轻摇摇头,继续转身朝玉枫轩走去,身后的人即刻屁颠屁颠地跟上,如狗腿子无样。

    想她堂堂将军府大小姐出一趟府容易吗这次能顺利出来,不趁此机会出来溜达一翻,哪对得住自己

    到了玉枫轩,完颜澈一看夙王府的马车停在门口,便知道夙煞绝一定在里面,心急如焚的他步伐更是神速,步伐刮起余阵狂风。

    里头的陈掌柜正在翻看着君阿紫手写给他们的所谓“笔记本”,看得正不亦乐乎,突然黑影笼罩,寒气袭身,不禁一怔。

    陈掌柜微微抬头,完颜澈的脸即刻放大,吓得他没从椅子上摔下来,即刻躬敬地合册起座:“见过将军”

    “夙煞绝可在上面”完颜澈直问,身后的男子疾步跟上,嘴里埋怨道:“大哥,你赶着去投”话音未落,却已被对方狠冽的眼神吓得把要说的话吞回去。

    见状,陈掌柜面带和笑,回道:“王爷在三楼,正在陪小王爷沏茶老陈这就去禀”

    报字还未开口,突然只觉一阵风在他眼前咻的一阵刮过,碾起余风阵阵,却不见其人影。

    陈掌柜当即两眼发直,只呈僵状,深叹完颜将军的轻功了得。

    完颜亦夕见兄长在外人面前如此显摆轻功,暗奈不住之下同样使轻功直奔楼层,再次在陈掌柜面前刮起阵阵疾风,却要比完颜澈逊色得多。

    只见陈掌柜此时只觉后面阴凉,伸袖抹汗搽额,只觉一阵惊悚。

    玉枫轩所有的茶客由方才的品茗谈笑变得张口膛眸,面面相觑,皆被方才亲眼所见的两幕震住。

    众人各自心里深赞:将军府的人不愧为绝顶高手,难怪可以保家卫国,蒙受皇恩数十载。

    三楼雅层里,此时夙煞绝父子正在沏茶品茗。

    也许是天气燥热睡不好的关系,小轩瀚此时面容略白,沏茶时略带走神,沏出来的茶比平日略逊几分,少了些醇,多了些涩。

    第八杯泉碧入喉,夙煞绝俊眉微蹙,薄笑扬起,还是涩了一些,今日瀚儿是怎么了

    今日所沏的茶毫无平日的微醇甘浓,又退回以前的水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瀚儿,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夙煞绝突然面容一沉,潭眸闪过几分忧色,伸手抚上他白瓷般的额头。

    只见夙轩瀚原本还眸光焕散的眼神一听到父亲的话即刻回神,摇摇头回道:“爹,孩儿没事”

    “那你怎么一天都心神不定,是不是君公子不在,有些不习惯”夙煞绝一向心思慎密,一眼就看出儿子异常,说到君阿紫时,夭唇不经意地扬起薄笑,似笑非笑。

    君阿紫小轩瀚听到这三个字,即刻冷哼否言:“瀚儿才不是因为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他不过是瀚儿一时大意输掉沏约一年的人而已,我夙轩瀚对这种人不置可否,还输得起。

    他在不在,根本不能影响瀚儿的心情,若他能永远不在瀚儿面前出现,才是最好不过,省得瀚儿一见着他就闹心。”粉嫩玉瓷小脸瞬间涨得通红,星眸喷火,可见气得不轻。

    见一说起君阿紫,夙轩瀚就情绪高昂激动,一出口便是滔滔不绝,让夙煞绝愈听愈觉得心里的猜侧不假。一脸若有所思的笑意扬起,这小子还说不是,笑道:“瀚儿什么时候学会在爹面前口是心非了”

    闻言一怔,夙轩瀚即刻收声低首,回道:“瀚儿不敢,也许是昨夜睡不好的关系,才会影响到今天的沏艺,爹,你别生气,我再沏试试。”

    如此温顺如绵羊的样子与方才恼如疯狗吼的样子形成巨大反差。

    夙绝煞忍笑不禁,昨天的事他来时倒是听李郁白禀报了一些,君阿紫应人在先,却出言反尔。如此行风,确是不怎么好,不过也觉得并非什么大事。

    想起昨夜他带来玉枫轩的两位中年夫妇,想必应是有事才对。君阿紫这种人虽然有时狂傲,但也是一真君子。

    而今早听老陈说君阿紫与那夫妇三人一同出去,所以,夙煞绝倒不觉是那君阿紫的不是,瀚儿如此也是因为君阿紫答应的事做不到才恼怒,毕竟他再稳重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蓦地,厢门突然被未曾事先知会一声便被强行打开,完颜澈高挺的身影映入眼帘。

    “煞绝,可有兮言的消息”完颜澈神色焦急地问道,尾随而入的完颜亦夕同样满是期待地看着他:“绝哥哥”

    父子独处的时间被外人捣乱,夙煞绝原先的恼火在见到完颜澈两兄妹两张焦急神色的脸后瞬间平息。

    朝段幕和李郁白摆摆手,示意他们推轩瀚出去。

    待只剩下三人,夙煞绝让他们坐下,动作优雅地为两人沏茶,不温不火地启言:“不是跟你说了三天内定有消息吗如今一天未过,何来消息。”

    卧潜楼虽然人脉多,眼线极广,但找人也得需要时间。

    他昨晚花了一晚的时间才将顾兮言的面容特征给刻画出来,捎信过去不过才三个时辰,这小子未免也太急燥了。

    闻言,完颜澈两兄妹皆是一脸失望,三天,说长不长,但对此时心急火撩的他却如三年般漫长。

    “绝哥哥,如果三天内大嫂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完颜亦夕有些担忧起来,一个女子在外游荡终归不好。

    “闭嘴,休要胡言,兮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完颜澈恼喝,这丫头为何总是如此口无遮栏,听得他一阵心惊肉跳。

    莫名被骂,而且还是当着绝哥哥的面,完颜亦夕只觉面红耳赤再加恼火,不禁失控回吼:“你凶什么,谁叫你平时不好好珍惜,现在倒是把气撒在我头上来了,我不过是当心她。哼,你活该。”随即使起座离开雅厢,走得潇洒愤然。

    听到妹妹的话,完颜澈一脸僵硬,眸光闪烁复杂和悔恨,内心愧疚万分。

    见一向要好的兄妹当着自己的面闹翻,夙煞绝只是浅叹一息,品茗不语。

    半晌,完颜澈把夙煞绝沏好的茶似忘愁苦酒一般抑脖饮下,两眸失神地喃喃启言,“对,我完颜澈活该,她说得都对。”冷却的茶落喉饮下,直觉苦涩无比。

    闻言,夙煞绝转首望向身后的窗栏,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浮云,潭眸闪过几分恍惚。

    人的一生中终究要经历一些失去,才会明白拥用时的可贵。

    下了楼,完颜亦夕带着一身火气找一空档的位置坐下,喝道:“给本公子上茶,我要能下火的茶。”

    此吼一出,客官皆是被震得耳膜发疼,只觉将军府的人除了轻功了得外,连吼功也是相当利害,心里更是佩服万分。

    小二颤威威地送上茶,完颜亦夕立即一股脑地端起牛饮,如同喝着烈酒一般爽快,道:“再倒再倒,给我满上。”

    店小二嘴角抽抽,额溢冷汗,像他如此牛饮,哪是在品茶啊,根本就像是在喝着烈酒的醉汉嚷着再来一杯无异。

    茶水入腹三大碗,完颜亦夕打了个不雅地饱茶隔,只觉再也喝不下了,一肚子茶水,那火气似乎也下了不少。

    无聊之下只得托腮撑脸,暗思:算了,大哥已经后悔,再骂他不是也无补于事,还是原谅他好了。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天尹府又在开堂了。”

    几个茶客似乎在说着什么,完颜亦夕与他们桌子临近,闲得无聊,便饶有兴致的凑耳细听。

    “真的又发生什么案子了”

    “还是文翰书院刘夫子的案子,可怜啊,好好的一个闺女就让人给糟蹋了,还惹出了人命。”

    糟蹋闺女惹出人命完颜亦夕握拳爆筋,忍着怒火继续细听。

    “不过今天刘夫子带来了一讼师,好像要再次提状申诉,你可知他申诉状告何人”

    “何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刚有去观审一小回,那个讼师居然口诉状纸,称为三告,把裘太师的三公子,天尹府等人连钱祖宗都告上了,哈哈,大快人心啊。”

    “就是就是,可精彩了,天尹钱祖宗愣是拿他没折。”

    “哦,还有这样的讼师,他叫什么呀。”

    “呃好像叫,叫,叫君阿紫。”

    “对对对,是叫君阿紫,那小伙子长得可俊了,一张嘴更是利害,把天尹府的人吃得死死的。”

    “那我们还等什么,有热闹还不去看,喝什么茶啊,走走走。”

    另一边,完颜亦夕看着那离开的三位茶客,喃喃迸出三个字眼:“君阿紫”

    这人有这么利害

    不知为何,一种迫切的感觉让她想要亲眼见到他本人。

    看向楼层,完颜亦夕眼珠子一转,见兄长还未下来,立即抓住时机起座,脸擒奸笑,走向陈掌柜递出银子。

    陈掌柜以为他是将军的部下,见他一人先行离开,不禁随口问道:“这位公子,你不等将军就离开啊”

    “不等了,若他问起,就跟他说我去天尹府。”完颜亦夕头也不回,只想立马赶到天尹府。

    陈掌柜哦了一声,想起方才那三位客官的话,对君阿紫更是佩服。

    这人真是到哪都能出采,成为众人的亮点,让人不能忽视,若不是他身为掌柜不能离开,他也想去观审,看看那君阿紫如何三告

    半盏茶后,夙煞绝和完颜澈两人一同下楼,皆要回去处理公事,完颜澈一下楼顾盼寻找妹妹的身影,却发生已无踪迹,蹙眉问陈掌柜:“方才与我一同前来的公子呢”

    闻言,陈掌柜先是想了一下,回道:“回将军,他让老陈向你说一声,他去天尹府了。”

    “天尹府”

    夙煞绝与完颜澈一脸疑惑,两人同时问道:“去那里做甚”

    “回王爷,你有所不知君公子今天带着昨日来玉枫轩留夜的夫妇前往天尹府,听客官们说君公子为了给那夫妇申诉平冤。递上三告的口诉状纸,把裘太师的三公子和天尹府钱大人都给告了,现在好多百姓都在那里观审,似乎挺精彩的。”陈掌柜从客官们口中听到都如实禀言。

    完颜澈一脸茫然,不知道陈掌柜所说的君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连妹妹也急着去观审,不就是升堂审案吗有何可看的

    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只觉得方才一听到陈掌柜口中说出“君公子”三个字时,他竟有一种异样情愫,只觉心被针扎一般闷疼。

    反观夙煞绝则是一脸平静,只是潭眸闪过几分欣赏。

    “煞绝,那个君公子是谁”完颜澈好奇问道。

    “让瀚儿输掉一年沏约的人,挺利害的一个人,叫君阿紫。”夙煞绝淡笑回言,心中思嗔:讼师这个人真是不简单。

    天尹府

    惊堂木一拍,天尹府刑官大人钱朱忠官喝迸言:“本天尹当然敢接”

    此言一出,君阿紫即刻笑得如沐春风,而那刑司爷却是听得差点锺胸吐血,大人果真是太正真了,轻而意举地就着了这小人的道。

    君阿紫手中的梅花折扇合起,作揖启言:“大人,既然这状纸已接,阿紫恳请大人将当日为刘夏儿检验尸体的仵作请上堂内,阿紫希望他在堂内亲自说出当天验尸的经过。”

    见君阿紫一副不卑不亢,目无中人的傲漫态度,钱朱忠粗眉一挑,虽感不悦也不得不照做,惊堂木重重一拍,传令:“传秦仵作上堂。”

    不一会儿,一身灰衫瘦骨嶙峋的干瘪老头,拄了一根拐杖被府卫带入堂内,此人在天尹府为仵作的仵历有二十七载,也算资深老历。

    随着秦仵作步入堂内,即刻伴之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刺闻味道,那是在检验尸身后用一烈酒渗醋洗手后留下的余味,长期下去便会沉甸入肌,在身上隐隐散发出酒和醋渗杂的刺味。

    秦仵作因左脚骨头坏死,不便下跪,所以钱朱忠免于跪礼,只是微微福身:“仵作秦查散见过天尹大人。”

    苍劲的声音略带沙哑,一双浑浊的茶眸狡长细小,犀锐圆滑,透着森寒的精芒,甚是骇人。

    “秦仵作,这位是君阿紫君讼师,是刘谦然夫子所委托的讼师,现在你把当天验刘夏儿尸身的经过细诉一遍。”钱朱忠虎目凛冽,对堂下的秦仟作命道。

    “是,大人。”秦仵作微微福身,看向跑在地上的刘夫子夫妇,又瞅瞅左边一身蓝衫对自己客气一作揖,面挂浅笑,却眸光犀利的君阿紫,顿时只觉周身一冷,直觉一种压迫感无形降至。

    细细回想着当天的过程,秦仵作慢幽幽地道:“当日刘夏儿是被人发现在城郊外的山湖里,当老秦赶到为刘夏儿检验尸身时,发现她已经死了约莫个半时辰,全身僵硬,因脸朝湖水,在水的浸泡下面容已然肿涨,衣衫凌乱,白皙的胸前有几道腥红的抓痕,还有几处尸斑,下身有血丝渗出,所以当时老秦就断定她是被凶手奸污后愤然寻死。”

    随着秦仵作苍劲沙哑的音线一落,跪在地上的刘夫子夫妇再次悲痛哭泣,痛失爱女。

    观审的百姓脸上皆是愤然不平,恨得牙痒痒,那种龌龊小人居然敢在青天白日下做出如此羞人禽兽的事,真是可恼可恨,应当千刀万剐。

    砰,堂内不得喧哗。”钱朱忠惊堂木再次一拍,官喝一震,堂内皆又恢复平静。

    钱朱忠看向堂下的君阿紫,正色问道:“君讼师听完后可有话要问秦仵作”

    君阿紫自此至终都只是细细旁听,面容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听到钱朱忠的话即刻收神回言,回之浅笑,作揖:“当然有话。”

    转蓦看向秦仵作,笑问:“秦查散,你方才说刘夏儿身上有腥红的抓痕”

    “是”秦仵作颔首回言。

    “那依你做为仵作的看法,觉得那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落下的呢”君阿紫再问。

    “那抓痕左右三痕呈八字,老秦断定是奸污刘夏儿的人在意欲强污时,用力强扒刘夏儿衣襟时落下的抓痕。”秦仵作镇定回答。

    闻言,君阿紫点点头,浅笑再问:“有道理,那你方才说当时刘夏儿死后不过一个半时辰是吧”

    “是”秦仵作不解回道。

    蓦地,君阿紫面容一正,双手横胸,一脸肃容,冷道:“秦仵作,你当天应该没喝酒吧尸体在湖水侵泡个半时辰会导致肿涨”

    清明泉眸闪过一丝冷冽犀利的精芒,周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冷流。

    这种人也配当仵作简直是丢尽了身为法医老祖宗宋慈的脸面。

    秦仵作当头一棒,一双狭细的茶眸略闪过惊色,略稳心神后回言:“君讼师,呃,老秦的意思湖水在烈日下会变得温度偏高,而当时刘夏儿她因为脸朝下,所以在浸透皮肤表层数个时辰后,会产生微薄的肿涨。”秦仵作伸袖搽汗,眸光略过明显的慌措,却在极力地解释着。

    坐在官案上的钱朱忠轻颔点首,赞同道:“有道理,当时有人报官,府卫到达现场时烈日虽然偏西,但也是非常火热,兴许是刘夏儿自溢后尸体浮起,再加上灼阳西照,在湖水温度略高之下,刘夏儿的脸会肿涨也不足为其,此乃正常现象。”百镀一下“代罪丫鬟与君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