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声音

小说:代罪丫鬟与君同 作者:轩熙王
    对方冰冷含怒的声音让顾兮言与绿袖两人身子一僵,回首间,撞上一双似鹰犀锐狠辣的夜眸。

    离顾兮言不足十米的石亭里,清冷月华斜洒在男子身上的墨夜流云绸衫上,晕透出清寒的薄光,在夜里更甚肃杀。此时的他惬意地坐在亭子里,石桌上摆放着月华瓷杯和酒壳,淡淡的酒香微散,香醉弥人。

    完颜澈伟硕的身姿坐在石凳上,身子半侧,一头泼墨青丝半束而披,夜风撩起飞丝,更添邪俊冷肆,俊容面无表情,只是那双鹰眸迸射出的寒光,足以证明此时的他正处盛怒之中。

    残月高悬,月光清寒如水,却愈是冷冽似霜。

    后院的气氛如死一般的夜寂,几乎能听出对方的心跳声,绿袖被完颜澈身上的煞气吓住,不敢再看向他的身影,只是缩在顾兮言的后面,直觉告诉她,今晚小姐怕又是不得安生。

    顾兮言敏锐的感觉到完颜澈的杀气,那样森重不满,一时间亦不禁觉得胸口郁窒,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个混蛋男子还真是奇怪,她不过是出去几个时辰而已,有必要在这里摆酷等她加奚落吗

    而且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何必如此心虚

    如此一想,顾兮言的心中倒是坦然不少,上前一步,淡道:“将军才担当起“惬意”二字,竟然想到在这里赏月饮酒,既然如此,兮言便不打扰将军了,绿袖,我们回房”

    顾兮言表现得坦然镇定,面露含笑,甚是客气有理,表现得倒不像是位妻子,反而更像是客人。

    “顾兮言”完颜澈拍桌厉喝,掌力几欲将石桌迸裂,恕喝如狮吼般的声线在夜里更显得突兀可怖。

    顾兮言心跳一拍,绿袖早已被吓到跪在地上,右骨的伤被牵扯,疼得她皱紧小脸:“将军请息怒,将军请息怒”

    绿袖的表现让顾兮言蹙紧眉头,淡道:“将军何事”负手而立,面挂嫣笑,只是袖下的柔荑出卖了她的伪装,微微轻颤,然,面容还是一派的温和。

    “你今天,去哪了”完颜澈调稳呼吸,强迫自己可以平和地对她。

    “闲逛而已”顾兮言冷然回道。

    “闲逛哼,逛到这时候逛到接近深夜夫人才能回来这未免也逛得新鲜”完颜澈冷嘲暗讽,薄唇冷抿,墨夜袖的大掌微微起握,意欲发怒。

    “对”顾兮言一副不耐之态,他竟然不信,又何必跟他浪费唇舌。

    “好,很好,夫人回答得真是利索简约。”完颜澈霍地站起身,面挂噬血的笑意,森怒的鹰眸,几欲将对方吞没,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紧握的拳青筋爆突。

    现在的她没有以前的温柔和儒弱隐忍,有的是现在这副傲然之态,冷漠的双眸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情素,仿佛是一个陌生人,完颜澈定在她面前,阴冷地笑问:“夫人,为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今天你究竟出去做什么”

    对方邪恶欲爆的气息让顾兮言涓眉颦紧:“将军何必多问,兮言方才已经说了,只是出去闲逛而已,若无事,兮言要歇息了。”

    清脆响亮的声线在死寂爆突扬起,惊动了墨夜静谧的万物。

    “小姐”绿袖捂嘴惊呼,磕头地求饶道:“将军,夫人没有说慌,我们真的只是去闲逛而已,后来撞上小偷,所以晚了,将军开恩,将军开恩啊,请看见老夫人的份上饶了夫人吧,绿袖求求你了。”

    顾兮言整个身体被那一巴掌几欲拍飞,趴在地上窝了好久都没有动,如同死了一般。

    完颜澈眸光复杂一闪,少顷,眸光更甚冰冷寒冽,俯视着她的伏倒在地的身子,冷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要在我面前耍花样,你还嫩着点。”冰冷的声线微扬,抿唇迸语:“记住,这是警告,若有下次,我定让你尝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良久,伏倒在地上的顾兮言都没有动一下,完颜澈不耐喝道:“少在我面前装死,快回答我”

    喝声震得树上的鸟儿不安乱鸣,绿袖不敢上前,低低抽泣着,方才那一下定是把小姐打晕了,心里一边暗骂着将军的残暴,一边为小姐心疼,官宦之家,一失宠便是如此让人心寒的下场。

    突地,地上的人儿微动几下,低低的娇呤说明了她神智仍在,动作挪揄几下,最后缓缓起身站定,左颊的掌印突兀异常,月光下煞是吓人,额头上淤青突出,应是方才那猛然伏地撞在青板石造成的。

    完颜澈对她的这种下鄙形为略感不满,隐怒敛眸地怒睨着她。

    “将军掴掌的技术真是不赖”顾兮言冷嘲一笑。

    闻言,完颜澈和绿袖皆是一怔,小姐该不会被将军打傻了吧

    顾兮言不怕死的上前,红肿的脸不断上倾,带着血腥的气息扑向对言的,嘲言道:“即快,即狠,即重,看来将军平日里没少对女子掴掌吧,如此炉火纯青的技术真是让兮言忍不住拍案叫绝。”

    闻言,完颜澈从一开始的怔然到怒火重然,脸由青到黑,近欲爆发。

    “现在你可是打了兮言了,将军可不能反悔。”顾兮言柔美一笑,见完颜澈双眸恾然,挑眉提醒道:“将军的休书记得备好,我会亲自去拿。”

    完颜澈恍然,双眸转蓦危险深敛:“休书你想都别想方才打你是因为你撒慌,这就是惩罚。”

    “打住,现在讨论的可不是话的真实性,而是家暴事件,这样的伤兮言可没少挨,将军既然打了也非付出代价不可”顾兮言双眸一敛,冷道:“这张脸不是你说打就打的,我上次就说过了,你敢再打我一次,便要立休书,明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你”完颜澈爆怒气结,这个女人未免太无法无天了。

    “夫君”

    此时,丁芊容柔和的声线出现,在夜里煞是温婉动听,一身华丽紫绸纱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更添妸娜多姿,如一朵娇艳盛开的花儿。

    “夫君莫气,多大的事啊,何必呢家和万事兴啊。”丁芊容莲步上前抚着完颜澈的胸口,对着两人劝说道:“姐姐,你也真是的,去那么久,夫君也是担心你。啊,姐姐你的脸怎么了绿袖,快去我那里让莲儿取冰凝膏过来给姐姐搽上,杵在那里做甚快去啊。”

    丁芊容这一来便是张罗寒喧着,完颜澈的怒气也消了大半,只是表情还是阴深着,一副恨不得把顾兮言生吞活剥。

    反观顾兮言的脸色却是愈加阴沉,冷哼一声:“看戏的人来了,这场子是不是该散了。”嘲弄的话惹来对方不满,顾兮言无视地继续嘲言:“我可没有做小丑花旦的本事,明天将军拿不出休书,兮言我奉你一张。”

    凛然转身,信步离开,留给他们一个傲气凛然的身影,这时绿袖才向他们请安,尾步跟上。

    “那女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完颜澈爆喝。

    丁芊容却是一脸劝笑:“夫君别跟姐姐的话较真,只是睹气的话而已,姐姐只是做做样子,不敢造次的,夫君放心好了。”嫣然带笑中眸光闪过一丝森芒。

    “哼,娘亲过几天就从“求子庵”回来,现在休了她,娘亲到时非跟我着急不可,我可不想听那老婆子念经,明天她若真敢造次,我非严惩不可我就不信我治不了她。”完颜澈强压住怒气,冷哼宣示着。

    闻言,丁芊容笑容一僵,她怎么把那老婆子给忘了。

    凤鸾镜被她狠放在妆桌上,怒骂道:“nnd,居然敢打我,我君阿紫记下了,明天他完颜澈的休书若是没有备好,我一定火烧将军府,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唯女子小人难养也,嗷,嘶,痛死了”顾兮言这才皱着脸,双眸泛红,几欲哭出来,这臭男人的手劲还真不是盖的。

    倒霉,这顾兮言到底是他妻子还是他仇人啊,下手居然这么狠

    绿袖正好端着玉盆一瘸一拐的进来,听到小姐如此张狂放肆的话后,顿时吓个半死。将玉盆里的水放在杉木架上,手脚麻利地将帕子浸水拧干走到面前,安慰道:“小姐,你就别生气了。”

    “嘶轻点”顾兮言咬着牙痒痒:“不气哼,不气我就真的是顾兮言了。”她是君阿紫,不是那草包儒弱的顾兮言,会像个白目女一样忍着,他完颜澈既然打了,那今后的苦头自己就得咽。

    翌日

    晨时一到,顾兮言便起身梳洗妥当

    三千及腰青丝挽成一朵素雅的墨花绾,额前贴月牙状的流苏状,刚好将右额的淤青遮住,斜插着翠绿色的玉簪,清丽素尘,后面让绿袖梳成流云鬓,剩下的墨丝集中在一处尾垂留肩,再配上今天选的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简直是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昨晚的巴掌印在微薄胭脂的掩盖下变成桃色樱红,涓眉轻扫粉黛,轻点娥红,更甚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如此一打扮,君阿紫把这个顾兮言素雅的气质更加攀高了一个档次,此时的她对着凤鸾镜微微所笑,如朵雅兰怒绽,虽不能说是国色天香,却也是风采艳绝无双。

    微微转一圈,对着绿袖笑道:“怎么样还行吧”

    此时的绿袖目光呆滞,一副惊艳的表情,今天的小姐,真美美肤如凝脂,细领如蝤蛴,贝齿如瓠犀,淡淡地顾盼一笑,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绿袖下意识地点点头:“小姐,我从来都没有见你这样穿过,恩,该怎么说呢很特别比二夫人还要入眼。以前,你都不怎么装饰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绿袖忽然想到什么,笑问道:“小姐,你是不是终于想要讨好将军了”今天小姐可比二夫人还要美上几分,将军见到一定会被小姐掳惑的

    “什么”顾兮言不屑地怒睨绿袖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口气:“你小姐是那种贱格到被他掴一巴掌后还会对他摇尾巴的哈巴狗吗嘁””顾兮言的口气明显是不屑到极点,讨好哼,她可没有被虐症。

    “哈,哈什么狗那是什么狗啊”绿袖一脸茫然,不过见小姐那表情也知道是自己会错意,现在的小姐的心思她是愈来愈摸不着了,以前的小姐单纯儒弱,做什么都是夫人抓好主意她就照做。

    现在的小姐是张牙舞爪的,只要是谁敢对她怎么着,她必定会反咬一口,如此一想,绿袖不禁再次为她捏把冷汗,现在将军对小姐今非昔比,她怎么还如此不争气啊

    顾兮言无视身后的丫头如何自行想象,将绿袖拿来的笔墨字砚放好,将一张素白的高丽纸铺开,对着发呆的绿袖道:“绿袖,你还站着干什么快磨墨啊”

    “哦”绿袖扔是一脸茫然,小姐在搞什么鬼啊

    顾兮言对着空白的宣纸怔然一阵,看着狼毫发呆,微闭双眼,片刻再睁开时,眉目间已是清澈空灵的智慧,一抹轻雅的笑意在素雅的脸上绽开,晕眩夺目。

    窗棂的风拂屋,墨香弥散,顾兮言执起一支狼毫,轻蘸其墨,在素白的宣纸上挥舞着,素手起落,挥洒自然,笔势流畅,清晨的光线映在她白似银盘的脸上,晕透出一股傲冽的美。

    一笔勾勒完成,手中的狼毫笔轻放砚台,将纸执起,对着那些字迹吹干。

    还好,毕竟这身子是顾兮言的,写起来倒还不陌生,原来的忧虑一扫而空,这顾兮言不愧为大家闺秀,写的字就是不样,飘逸绢秀中再加她君阿紫的大气,嘿嘿还能见人

    “小姐,你刚刚在写什么啊”绿袖见小姐一会发呆一会儿笑的,看得她直发毛。

    “没什么”顾兮言对着绿袖笑得狡黠,蓦地,红润檀口迸言:“不过是一张离婚协议书而已”

    绿袖闻言小脸一阵茫然,离婚协议书婚,离杏眸一瞪,蓦地尖叫道:“小姐,你居然给将军备休书你疯了”

    顾兮言掏掏耳朵,不置可否,一脸泰然

    也许是以前的顾兮言从未在下人的形象从未这般“冷艳高雅”过,今天的顾兮言一路纤步婉蜓而来,吸引了不少仆人的眼球。

    有几个差点没认出是她,以为是二夫人的朋友,要知道以前的顾兮言可是素得紧,说得好听点就是素美人,说得难听点就是寒酸。对女子该有的行头一事基本是不怎么上心,所以当年完颜澈会娶她也是因为她的“干净”,而现在那个混蛋男人怕是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干净”了

    今天的顾兮言,全身都透露着一股灵气和傲艳的美,水绿纱裙闻风轻扬,盘花似绽,从未

    见过的绾素再配上她冷艳的表情,使望者屏紧呼吸,这样的大夫人简直就像一朵傲艳的雪莲,美得让人不敢亵渎一分。

    蓦地,顾兮言停顿莲步,侧首冷道:“将军府的规矩什么时候削减的怎么夫人我不知道”

    冰冷的话威严七分,隐怒三分,再加上她微侧的脸,高傲的纤影,一股冷傲的气息从那双寒霜冰眸迸出,使人望而生畏。

    “见,见过夫人”果然,这一冷喝,方才还呆滞的仆人婢侍们皆是张舌施礼,冷颤勀勀,

    那样的气势,以前的顾兮言怎么可能会有。

    顾兮言冷睨淡扫众人:“记住,只要主子的头衔还在,规矩便在,除非你们让将军休了夫人我,懂吗”冷冷的字眼迸出,将在场的仆人都震摄在内,皆是噤若寒蝉得垂首。

    绿袖一直都屏紧呼引跟在她的身后,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紧张到惊耸到惊愕,不断的错乱着,小姐,居然会训人

    到了主厅,婢女杏儿赶紧备上热茶,不敢怠慢一分,大夫人突然变得如此威严,让人捉摸不透,生怕自己成为她以敬效尤的牺牲口。

    顾兮言伸出葱管玉指端起茶茗轻啜几口,动作端雅得体,冷艳的面容在饮了茶后微颦涓眉。

    这一颦眉,倒是把侍候在旁的丫环吓得跪在地上,慌道:“夫,夫人,是不是杏儿的茶不合夫人的口”杏儿是刘管家的孙女,差事一向轻松,也因为刘管家的原因,在将军府里也算是一个贵气丫环,从未受过气,现在的顾兮言总觉得像换了个人似的,让她不敢不谨慎些。

    看着丫环那惊惧的表情,顾兮言不禁在心里冷嘲一笑,果真是人善被人骑,人威万人惧,以前的顾兮言就是太没出息了才会把自己搞得主不像主,仆不像仆,让人漠视她的存在。

    “这茶太涩了,你这水是哪里的水”顾兮言冷问。

    “回夫人,是,是井水,这茶奴婢一直都是这样沏的,是不是不合夫人的胃口。”杏儿垂着头颤音回答,不敢抬眸对上夫人那双迸射着精锐的眼。

    “这茶你换泉水试试,井水寒气重,泉水比较甘甜。”顾兮言将茶搁下,冷道。

    “是”杏儿起身,赶紧将茶撤下。

    绿袖一直忍着笑意,顾兮言见那丫环一走,立刻与绿袖相视一笑,问道:“怎么,你小姐我威风吧”

    绿袖头点如捣鼓,用手挡着自己的脸在她的耳侧附合道:“哎呀妈呀,小姐,你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威风过。”

    顾兮言扑哧一笑,被绿袖那表情和语气给逗乐了,此时的她哪还有方才的端庄。

    稍一片刻,杏儿再次端茶上来,这次的茶甘甜香醇,顾兮言轻抿一笑:“你的茶艺不错,这次的茶很好”

    闻言,杏儿露齿一笑:“谢谢夫人夸奖”方才那一笑,足以让万物失色,她从来不知原来大夫人也是如此艳绝的美人。

    “将军还未起身吗”顾兮言问。

    “回夫人,婢女们已经去流云阁晨侍。”

    “你去流云阁,知会将军一声,说夫人我,在这里候他。”顾兮言令道。

    “这”杏儿稍稍迟疑,将军府里个个都知道大夫人失宠,而且二夫人在那里,杏儿不禁面露难色。

    “怎么不可以吗”顾兮言冰眸一敛,清细的声线隐怒透出。

    “不,不是,杏儿这就去。”杏儿咬牙,怎么说也是主子,也只能应下了,看来只得麻烦爷爷了。

    流云阁

    此时完颜澈正被数名丫环侍候着,丁芊容粉黛未施地为他更衣,接过丫环手中的将军装,细心地为他更装着。

    他,被传为完颜第二神话,十三岁上阵杀敌,十五岁荣升将军,二十岁拜上将军,封威武侯,官拜正二品。戍守在乌缅边境,被称为皇朝的天之骄子,军事界的奇葩。再加上完颜世家历代卫国的战绩,在戟晋拥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是不可多得的卫国奇才。

    这样的男子对任何一个女子来说都存在着臣大的吸引力,在任何人的心里,他的形象无疑是正直不呵的,面对这样如神诋一般的男子,就是每天晨侍的婢女见着他都会脸红心悸。

    当初,丁芊容便是被他这种英气所吸引,一场设计的秀球抛缘成就了今日的夫妻之宾,枕边之礼,嫣丽含笑的脸挂着幸福的微笑,柔声道:“夫君,你让莲儿做的枣泥羹,芊容觉得太甜不想吃,夫君吃下可好”意思就是让他陪她用膳。

    闻言,完颜澈果然俊眉一拧,低斥道:“枣泥补血,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应该多补补身子才是,怎么不吃呢”

    丁芊容娇嗔:“那夫君陪芊容吃,不然芊容还真的吃不下。”

    面对如此娇妻,完颜澈只有宠溺的份,俊眸含笑,再加上丁尚书一直提荐自己的关系,对丁芊容更是比顾兮言要上心得多。

    “好,依你”完颜澈伸手轻点丁芊容的秀鼻,宠溺道。

    面对这样温柔的男子,婢女双眸都是对二夫人的羡慕,二夫人能遇到将军这等男子,两人立在一起,男的俊铸非凡,女的娇媚可人,这对壁人若是没有大夫人在,定是千年难觅的良缘佳偶。

    此时,外头传来刘管家苍劲的声线:“少爷,大夫人正在大厅等您”管家在完颜家主事四十余年,只有他才能尊称完颜澈为少爷。刘管家年过六旬,双鬓银白,双眸精锐,苍老的面容此时却隐露难色。

    顾兮言完颜澈鹰眸微敛:“难道她不知道本将军这个时候是上早朝的时辰吗真是愈发不像话。”冰冷的话明显透着不耐烦,现在只要一想到她,心头便有一股隐怒上涌,这个蠢女人,到底又想如何

    丁芊容仅好的心情被刘管家道出的“大夫人”三个字冰冻,脸上笑容僵硬,兴致顿时少了几分,盈盈水眸闪过一精芒,若是没有那个女人存在,她相信自己定会是世上人人惊羡的将军夫人,也非二夫人。

    然,有些女人就是不会把不满挂在表面上,因为她知道一个道理,纵便你要争也得让人觉得你是在谦让,这样你所表现出来的才能入男人的眼,而男人刚好最厌恶的便是容易善妒的女人,只是利用恰当,效果当然是不在话下。百镀一下“代罪丫鬟与君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