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看见

小说:代罪丫鬟与君同 作者:轩熙王
    齐若妍,你看见了吗?看见他痛苦的表情了吗?虽然没办法帮你杀了他,但你看看他现在痛苦不堪的样子,有没有觉得这样更有趣一点?

    接下来,就是要提出让他允许她去见齐厉一面,也好了却齐若妍的一桩心事,让她安心去天堂做天使,也让自己不必再被她的情绪所感染……

    “若妍……对不起,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发生,难道这些天你还没感觉到我对你的心意吗?”认错的言辞从曹瀚口中说出,有些僵硬的不自然,但说出口之后,心里感到一丝轻松。

    记得迁入新都的那一天,父皇将他带到宫中最高的望天台上,傲然俯瞰着周遭一切,拍着他的肩感慨道:瀚儿,你比父皇强,等父皇故去了,这片江山就是你的,到那天你就是这天下之主,父皇不善治国,但相信你会做的很好……到那时你要牢记,你是王者,是天下的主宰,即便错了,也毋须向任何人认错……

    可是此刻他却在向一个小女人认错,父皇若是地下有知大概会骂他荒唐吧!可是如果这么做能够化解她内心的恐惧与不安,那又有何不可呢?

    殊月表面冷淡沉默,心却不受控制的悸动,他在道歉?那个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男人在道歉?还用这种充满了悔过与歉疚的眼神望着她……

    稳住心神,她没接他的话茬,话锋一转说道:“皇上,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很想去见见父亲……”

    她眨也不眨的盯着曹瀚,很是恳切的样子,既然道歉就要有点诚意,总得拿出些实际点的行动证明才行,而且这下他也没法再拿她身子虚弱什么的做为借口来推脱拒绝了吧!

    果然不出殊月的预料,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又说此事暂时不宜宣扬,只能秘密前往。

    殊月说要带上绣儿一起去,他也是满口答应,殊月叫了几声绣儿也没见答应,问其他人也说没见着人。

    殊月微微皱眉,越想越觉得不对。

    这丫头这些天时常不见人影,虽带回些有用的消息,但问她从哪知道的,又语焉不详的只说是从别处听来的,比如说齐厉被安置的具体地点,甚至还撺掇着她逃宫见父。

    绣儿的用心是好是坏暂且不论,单从她能够探听到如此机密的消息就已经十分可疑,相信将齐厉从天牢释出,秘密安置在京郊某处这件事知道的人绝不会多,她一个小丫头是从哪里听到的?

    正当殊月寻思这其中的蹊跷的时候,就听有小太监在殿外嚷嚷,“绣儿你可回来了,正找你呢!”

    “小姐,您找我?我去给您炖银耳莲子汤去了。”绣儿端着汤盅急急忙忙的跑进殿,一见皇帝也在,忙不迭的跪下行礼。

    “绣儿,快把汤放下,我要和皇上去游园赏花,你跟着。”殊月笑眯眯的说道,她什么时候说要喝什么银耳莲子汤了,再说好像午饭过后就没见着绣儿,到现在少说过去三个多小时了,炖个银耳莲子汤需要那么久吗?

    游园赏花不过是个托词,从御花园东南角出去,经过一条稍窄的宫道有个角门直通宫外,平常内务府采买物品进宫通过的就是这扇门,门外是一条甬巷,出了甬巷便是京都西街,宽大的道路两侧建筑皆规整肃严,从石狮、朱门、匾额,辉煌的气度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出绝非一般人家居住于此。

    西街是京内官员聚居之地,久而久之百姓已不称之为西街,俗称百官街。

    殊月和绣儿两人乘着一辆普通至极马车大摇大摆的行进在百官街上,有皇帝的御赐金牌护航,有御前侍卫统领胡珏率领,有近五十人的侍卫队前呼后拥的跟着,当值的守门侍卫自然没敢多问一句,立刻便放行了。

    皇帝没有一同前往,这一点殊月料到了,但他没必要派那么多人跟着吧!她一个风吹就倒的弱女子,难道还怕她半路跑了不成?搁在以前,就算多派两倍人跟着她,她也不放在眼里……

    可现在……可惜啊可惜!自由就在眼前呼唤,她却只能一声叹息。

    今非昔比,这身体让她有心无力,外面天大地大,她却只能望而兴叹,不久之后仍然必须乖乖回去做个笼中鸟,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

    “小姐,皇上忽然就同意让你去见老爷的?”绣儿拉着殊月的袖口,一脸好奇的样子。

    “皇上现在那么宠我,这有什么奇怪的?”殊月心不在焉的说道,放下窗帘笑望绣儿,“绣儿,可以正大光明的去见爹不好吗?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高兴?”

    “绣儿当然高兴!可是小姐……你不可以被皇上蒙骗了,他是……他是……”想不到形容词的绣儿着急的小脸憋的通红。

    “蒙骗?他蒙骗我什么?”殊月故作不解的望着绣儿,“绣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认为他对我好,宠着我是为了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吗?”

    “绣儿不知道……但是小姐,皇上突然对你这么好一定是有目的的,你千万不要相信他呀!”

    “有什么目的?”殊月倒是想听听她有什么高论。

    “嗯……嗯……因为小姐以前一直对皇上冷殊月殊月的,也许……也许皇上是想借着小姐失忆的时机,故意对小姐好,让小姐也对他动心,然后再抛弃小姐,好让小姐伤心欲绝!还有,如果焰少爷回来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也会痛不欲生的!”绣儿煞有介事的分析着,表情一本正经,似乎已经断定自己猜测的都是事实。

    “啊……”殊月惊叹,这丫头的想象力是不是太过丰富了,这么八卦的剧情她这没看过烂俗言情剧的脑袋是怎么编的出来的?

    “小姐!你别忘了皇上之前是怎么对齐家,又是怎么对你的!太后已经被他害死了,老爷也差点死在天牢,所以他一定不是真心对小姐好!”

    “哦……你说得对。”殊月故作恍然大悟状,连连点头附和绣儿,心里却颇不以为然。

    这些天来皇帝不时的真情流露足以证明他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爱着齐若妍的,甚至可能在很久以前,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份爱就已经在他心里生了根,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发芽长大,或许发生了一些什么。

    停!这些事和她有什么关系,皇帝对齐若妍的感情是真是假又与她有何相干!等等……刚才绣儿为什么一副笃定林焰会活着回来的语气?

    “你不是说一直没有林焰的消息,那皇上又怎么能断定他一定会回来?”难道她有林焰的消息却在瞒着自己?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个……绣儿想焰少爷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绣儿微微一愣,明显搪塞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殊月淡淡的笑,这丫头又在绞手指了,显然是在说谎。

    车厢内静默下来,殊月闭上眼睛不想说话,反正从绣儿嘴里也得不到实话,而绣儿则是不敢再说话。

    绣儿不时偷看着闭目养神的小姐,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失去记忆的小姐像变了个人似的,有些高深莫测的疏离感和陌生感……

    这辆马车虽然外表普通,但防震效果却很好,一路上几乎感觉不到车体的震动,车厢内布置的极为舒适,内壁四周都镶有棉垫,车板之上也铺着厚厚的软枕,坐卧皆宜,显然是精心准备的,看来皇帝为了让她出宫见齐厉早就有心做好了安排。

    殊月懒洋洋的斜靠着软垫,自顾自的想着等见到齐厉之后,自己就算完成了齐若妍交代的任务,她也该信守承诺,彻底消失于世,而自己也将真正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了。

    没有兴奋,没有欣喜,胸腹间充斥的只有无奈,这空有美貌的孱弱身体一点也不值得稀罕。

    没有自由,没有希望,前行的道路上陷阱遍布,这任人掌控任人宰割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一路无语,马车经过繁华的街市时,各种各样的声音钻进车厢,这充满活力的喧闹人声让殊月的精神为之一震。

    既然重新来过,她就不应该再继续秉持前生的生存态度,那没有一点意义!

    前生的自己总是用微笑来掩饰内心的冷漠与孤寂,用坚强来隐藏性格上的悲观和软弱,那样没有希望的日子她也过了二十几年,即使在知道焰背叛了自己的那些日子里,她依然用最华丽的手法完美的完成了三个任务,是她自己选择了结局,死在自己爱过的人手上,也算是轰轰烈烈了……

    既然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又为什么还要再去重复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不去好好的经营新的生活呢?

    现在,她已经不必再过前生那种真正充满了绝望、不知道未来是什么的日子,起码皇帝可以保她不受其他人的伤害,又为了她满世界的找蝶谷医仙……

    希望还是有的,不是吗?

    人生的长路漫漫,不将它走完,又怎么知道转弯处会不会有别样的风景在等着她去欣赏呢?即使这次行到尽头依然是条绝路,她也会勇敢的跳下去!

    一路无语,殊月觉得没过多久,马车终于停下,殊月在绣儿的搀扶下慢慢起身,微微低头自嘲的笑,经过这些日子,她似乎已经习惯被人服侍了。

    突然一声清亮而没有一丝杂质的男子嗓音从车外传来,“是谁派你们来的?”

    “回王爷,是皇上派我等护送废后齐氏前来此处……”侍卫统领胡珏说完这句,下面的话就显然是压低了声音说的,完全听不见了。

    “小姐,是瑾王!”绣儿惊叫一声,又赶紧用手捂住嘴。

    “啊!为什么瑾王会在这里?”殊月也是一副惊讶莫名的样子。

    她是真惊讶,她记得这个在太后“送七”之日对她笑的一脸暧昧的男人,她也知道是皇帝让瑾王负责秘密安置齐厉的,可他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在这里?如果是皇帝让他来的,没道理事先不告诉自己一声呀!

    殊月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绣儿,虽然她的语气表现的十足惊讶,动作也做的恰到好处,但眼神却一点也不对,甚至还流露出一丝莫名的兴奋……这丫头的表演功力还稍欠些火候!

    瑾王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是有人通知他来的,而这件事除了皇帝、自己、绣儿和侍卫统领之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就连那些御前侍卫都不知道送她来这是干什么的……

    绣儿!你把失忆的人当成了白痴吗?这么明显的事谁会猜不到?

    不过,从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消息传递给瑾王来看,这丫头还真不是个凡角,她是怎么做到的?瑾王来这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绣儿,我们下车吧!”殊月用清雅柔和却能让周围都听得见的声音发话了。

    她的身份虽被贬为废后,但依她如今受宠的程度又有谁敢看她不起?瑾王又怎样?他还敢对她无理不成?

    呵呵……既然大家都想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陪他们玩玩,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好了。

    被绣儿扶下马车之后,殊月淡然的扫了眼四周,眼前是一座竹篱笆圈成的小小院落,里面是几间青砖瓦房,屋前一棵石榴树叶子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光秃秃的枝桠更显景色萧条。

    四名仆人打扮却身形彪悍的男子站在院内,应该是安排来看守和监视齐厉的,和她同来的侍卫则齐刷刷立在院外。

    殊月正要出言相讽,这时屋内传出一个苍老沙哑的男声,还夹杂着几声咳嗽,“咳咳……是谁来了……咳……”

    殊月微微一怔,绣儿拉了拉她的衣袖很小声的说道:“小姐,好像是老爷的声音!”

    心鼓噪起来,殊月屏气凝神,看来齐若妍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她的父亲了,也罢,先进去见了老人家的面再说。

    殊月缓缓走进篱笆院门,经过瑾王身边时,回以他一个和前次同样灿烂的笑,意在示威,趁他愣神的一瞬间,她已跨入光线略暗的房内。

    曹澈只愣了一瞬就转身跟着殊月进了房,又回头朗声冲着屋外众侍卫说道:“你们去院外待命!”

    所有人听命退出院外,殊月回头望了他一眼,“王爷,难道不能让我和他单独说说话?”因为此事机密,那些侍卫显然也是不知情的,她只有用“他”来取代“父亲”的称呼。

    “当然可以。”曹澈极有风度的回身走了,还很是绅士轻轻带上了门,面上始终带笑,看不出一丝不愉之色。

    殊月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瑾王看上去并不像这么好说话的人呀!怎么这样就走了?

    摇摇头,决定不去深思他诡异的举动,殊月回首环顾屋内,只见房里陈设十分简单朴素,不仅没有任何装饰,就连桌椅都是半新的,砖石地面也不十分平整,不过打扫的还算干净,里侧靠墙摆着一张木床,床上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颧骨高耸,眼眶深凹,脸色灰败,两眼无神,整个人已经看不出一点生气,但见到她之后,死气沉沉的双眼之中却突然映射出两道精光,像是蜡烛燃尽熄灭之前最后的闪亮。

    这个油尽灯枯的老人就是曾经权倾朝野、手握重病的开国四大功臣的齐大将军吗?眼眶抑制不住的滚下热泪,殊月用力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对这不属于自己却又必须亲身真切感受的情绪有点莫可奈何。

    “绣儿……你也出去……咳……妍儿,你过来,爹有话和你说!”齐厉朝殊月伸出了削瘦而指节粗大的手掌。

    “是,老爷。”绣儿磨磨蹭蹭的出去了,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殊月感觉自己的心思已经大半不受自己控制,周遭的一切放佛都已淡化,只有浓烈的悲伤如同涨潮的海水袭来,汹涌而澎湃的淹没了她,她哽咽着走上前去,紧紧握住了那只枯瘦冰冷的大掌……

    “妍儿,爹有些事要告诉你……”齐厉精神很差,说话声低的必须仔细听才能听的清楚,而且说几句话就要歇上一会,等他说完那些陈年旧事,只能疲累的闭上眼睛喘息,“妍儿……不要去恨皇上,当年我和你姑姑确实做了错事……这些事爹本不想让你知道,但……”

    “不――爹!这不是真的对不对?您和姑姑绝不会做那种事的!爹――”

    殊月再次无可奈何成了旁观者,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而齐若妍在听完了齐厉的诉说之后就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中,尖叫着,哭泣着、而这样的尖叫声殊月相信马上就会引来屋外的“走狗”们……

    齐若妍你冷静点!如果不想害死你爹和你自己就赶快把身体交给我!殊月在心里呐喊着,让她这样闹下去,难保不会嚷出那些要人命的往事,到时候谁也别想活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绣儿当先推门而入,扶住了齐若妍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没事……”殊月虚弱的靠在绣儿身上,已是一身的冷汗,万分庆幸在最后一刻齐若妍还是将身体的指挥权交给了她。

    齐厉剧烈的咳嗽起来,口中喷出大口的鲜血,染红了衣衫前襟和床单,他却一点也不在意似的,只用眼睛坚定的望着她气若游丝的说道:“妍儿,你一定要记住爹的话……”

    “爹,我会的。”殊月同样坚定的回望,给他想要的保证。

    “老爷!老爷您吐血了!”绣儿放开殊月冲到床边,用衣袖擦拭着齐厉被鲜血沾污的脸颊嘴角,“老爷……”

    “绣儿……妍儿今后就拜托你多照顾……咳咳……”

    齐厉的话让殊月诧异万分,为什么他要用这种请托的语气拜托绣儿照顾齐若妍?绣儿只是齐家的一个丫鬟呀!

    “老爷,老爷您醒醒啊!老爷!”绣儿尖声哭叫着,仿佛已经忘了她的存在。

    齐厉两眼紧闭,脸色死灰,已陷入了昏迷,殊月感觉心脏猛的剧烈绞痛起来,很久没有发病了,这猛烈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阵发黑,脚步虚浮的向后朝印象中离的不远的椅子退去,可刚退了两步,就遇到了阻碍……

    “妍儿,你的心痛病又发作了?我送你去车里躺着吧!”曹澈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微笑着轻松将她抱起走出了房门。

    “你……放开我!”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他不仅对她作出这样的举动,还那样喊她的名字,难道他就不怕那些侍卫回去汇报给皇帝知道?

    绣儿那个死丫头还在那边嚎什么!齐厉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她的哭声!自己救命的药放在她身上,为什么还不来给她吃药顺便阻止瑾王继续做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举动?!

    “妍儿你说什么?”她的声音轻的犹如呓语,曹澈凑上耳朵仔细听的样子极为熟捻亲昵,就像是习惯成自然一般。

    这亲密的举动让守在院外的侍卫们全都为之瞠目,统领胡珏的脸色更是红里透着点淡青色,却没人多事的上前阻止,皇上有多疼爱这个皇弟,大家有目共睹,即使是皇上的心爱之物也可以拱手送与瑾王,齐氏近日虽受宠,但她毕竟已是废后,皇上断不会为了她而伤了兄弟和气,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殊月心里哀嚎,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这绝对是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他就是那个守候在挖好的陷阱边等着猎物自动送上门的狡猾猎人,绣儿则是他的帮凶,而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猎物,自己傻傻的掉进陷阱,等着被人猎杀……

    心脏持续传来的绞痛让殊月无力去反抗曹澈过分的举动,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已经不易,全靠意志在支撑着,这种时候如果昏过去只会对自己更加不利,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来。

    身体轻轻落在软垫之上,殊月颤抖的缩成一团,勉强睁开眼,瑾王的身躯挡住了摄入车内的阳光,而他脸上那看似温和善意的笑容却让殊月打心眼里一阵阵发寒……

    “齐若妍,你说如果我告诉皇兄,你勾引我,他会怎么做?”

    “皇上……不会相信的……”殊月努力呼吸,强撑着不让黑暗淹没自己薄弱的意识。

    他想除掉她,想借皇帝的手除掉她!齐若妍哪里得罪他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处心积虑的让她消失……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是吗?”曹澈挑眉轻笑,“那要不要试试?”百镀一下“代罪丫鬟与君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一曲书斋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yqsz.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kanpianw.com-网站地图